♂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关行山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会议厅的门前,手里抱着一个平板电脑在那里不停的划动着。

    虽他答应了白小玉在狼家继任者大选落幕前,都要保证孙雅一家的安全,可他还是要着手处理虎家的各项家族事务。

    现在整个虎家都因为他的乱来而乱成了一团,要不是关行山晋升为了最强王者,可能还真压不住虎家的一众董事会成员。

    在关行山拿着平板不停的和虎家的董事会‘文斗’的时候,那位鹤家的直系继承人姜信来到了他的面前。

    “关家主,我按照您的吩咐赶过来了。”

    姜信…鹤家的第三顺位继承人,关行山其实和他并不熟,只是让鹤家派个能转交遗物的人过来。

    鹤家主营的领域是生物医疗,其次还有公众传媒与网络运营…在这个世界之主需要靠网络传媒来汲取能量的时代,鹤家所擅长的领域其实不比狼家和虎家两个军火贩子要弱多少。

    “关家主您为什么不进去坐?”

    姜信赶到的时候看见堂堂虎家代家主竟然坐在走廊上处理公务,姜信都想直接质问一声狼家你们是怎么招待贵客的?

    “……”关行山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会议室,良久才憋出了一句让姜信呆住的话来“人妻不行。”

    “咦…”

    姜信这才注意到了在会议室内还站着一人,正是狼家决策部和安保局远近闻名的铁血女王孙雅。

    这样一想确实孤男寡女待在同一房间里,就算真没什么传出去风评也不太好。

    “你也别在这傻站着了,这东西拿去还给你们鹤家。”

    关行山从身上拿出了一枚烙印着金色龙辉印记的石板扔给了姜信。

    “虎家也没有能完全适格这枚穿越者烙印的直系血脉吗?”姜信拿着这枚石板遗物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后问。

    “没有,不止直系我们虎家旁支的血脉,包括能绝对信任的族老们都试过,轻则身受烫伤,重则精神受创。”

    关行山说着指了一下自己脖颈上被烫伤的痕迹,就是这枚遗物留下的。

    穿越者烙印,这是一枚破界级的遗物,但不同于其他的破界级遗物,这枚遗物相当于是开启一个巨大宝库的钥匙。

    而这个巨大的宝库则是即将拼接到主世界来的‘异界大陆’。

    在三十年前‘拼接世界’现象初次发生的时候,被拼接而来的异界大陆被一种名为‘世界壁垒’的规则结界保护着。

    三十年前世界各国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无法突破‘世界壁垒’的封锁,而被拼接而来的异界大陆上的生灵也是同样。

    两个世界就这样相安无事的相处了几个月,一直到一位穿越者打破了‘世界壁垒’。

    根据当今研究汇总而来的资料,可以确定在‘拼接世界’的现象发现时,主世界会有两到三位或者是更多的人,因为某种原因被强行穿越到被拼接而来的世界大陆之中。

    他们这些‘穿越者’可以自由的行走于世界壁垒之间,只要借着这个特性…完全可以成为倒卖两个世界物资的倒爷。

    当年确实也有人这么做了,只是他们没意识到世界壁垒在被穿越的时候会变得极其脆弱。

    然后就是一次意外,世界壁垒破碎…让异世界中的怪物倾巢而出,从而导致了三十年前改变整个世界格局的大灾。

    而在三十年后的现在…一切都变得不同了!三十年前人类文明在诡怪的超凡力量面前遭受重创,三十年后人类已经掌控了大量遗物形式存在的超凡之力。

    所以一旦‘拼接世界’现象再次出现,那被拼接而来的那个异世界…在一众财阀帝国眼中那就是一座全新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

    不同于世界之主的小世界,从小世界取任何物资到主世界来都需要损耗世界之主的能量,而拼接而来的异世界…对各大财阀帝国来说是真正的‘零元购’。

    这枚名为穿越者烙印的遗物,能够在适格者身上刻下‘穿越者’印记,让适格者确保在拼接世界现象发生时,作为穿越者被传送到异世界。

    “容我再试试。”

    姜信也不想错过这个当鹤家‘英雄’的机会,虽这个英雄很有可能是要拿命来当的,但他还是尝试着将石板贴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石板上的龙辉印记在散发出一阵炙热光芒后,一直到姜信承受不住的地步都没在姜信脖颈上留下任何痕迹。

    “你们鹤家的直系血脉不是和这遗物契合度最高的吗?鹤家直系里还有谁没试过?”关行山看着他问。

    “我们鹤家确实还有一位直系血脉没有试过,而且她也许是最有可能的,只是…”

    姜信瞅了一眼关行山此时的表情,满脸都是‘那还不快让她去试!’后说。

    “现在她在关家主你的庇护下,想让她来试的话,可能要我们的家主亲自出面了。”

    “是谁?”关行山不记得自己庇护的人里有鹤家的直系血脉。

    “您所中意的那位狼家继任者白小玉的好友,鹤家当今长公主三女姜清怜。”姜信说。

    …………

    姜清怜也回自己的房间把她的陪嫁品给翻出来了,虽她只是来狼家当质子的没有真嫁人,但鹤家那边还是为了讨好狼家给了一大堆随嫁品。

    “其实没必要翻箱倒柜的,我们只需要把这个遗物拿到手就有一定胜率了。”

    路仁借用白小玉的身体把平板上的那个遗物展示给姜清怜看。

    “可是这个破界级遗物也需要不少代价才能换取到…能帮上一点是一点。”

    “其实真想换到这个遗物,比起你们手上的这些筹码,我觉得最管用的还是这家伙。”

    路仁说着用白小玉的手指了一下自己。

    “拿我去换?什么意思?”

    白小玉也很快反应过来了路仁的意思,一旁的姜清怜看着白小玉这人格分裂的样子又一次抿嘴轻笑了出来。

    “因为这个遗物的所有者是你的姐姐白霜尽,想要从白霜尽手上换取到这东西,光是依靠以物易物估计是不太可能的。”

    路仁指着平板下面标注的遗物所有者,正是白霜尽。

    “所以…”

    “小玉这时候你就该发挥自己最擅长的魅惑技能了。”

    “我什么时候擅长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白小玉又一次进入了炸毛的状态。

    “我是认真的,你今后真想坐稳狼家的家主之位,你的那位二姐白霜尽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她也确实很在意你,所以你和她打好关系是很必要的,不管是姐妹情,还是拉拉情,又或者是一些特殊关系。”

    路仁这段时间观察下来,白霜尽在狼家的势力其实也不弱,而且她身边团结了一批那种真的想让狼家发展壮大的‘实干派’族老。

    以白小玉现在势单力薄的处境,没有白霜尽的支持是没办法坐稳狼家家主之位的。

    “所以这次去除了是找你姐姐讨要那个遗物外,还有就是得到你姐姐的支持,这个我还在想办法,总之你先做准备…我先去洗个澡,大概十分钟后再说。”

    “洗澡?哦…知道了。”

    白小玉总是和路仁聊着聊着没意识到路仁是现实里的真人,可仔细一想路仁也快好几天没洗澡了。

    在路仁没声音后,白小玉也沉默了下来,就只有姜清怜眨着自己的眼睛凑近了白小玉。

    “灯神这是…去休息了?”姜清怜问。

    “算是去休息了吧。”白小玉看着姜清怜脸上那略带好奇的表情,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清怜你不会吃醋吗?”

    “吃醋?我为什么要吃醋?”

    这一问倒是问得姜清怜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就是我最近都在和那个…灯神聊天,好像都没怎么理清怜你了,你明明大病刚好。”白小玉轻挠着自己的脸颊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这个啊,我倒是不介意,而且我也喜欢看小玉你开心的样子,总感觉很惬意…”

    姜清怜对白小玉的感情有点…那种当母亲的感觉,那种看见自己的女儿和一位自己觉得很顺眼的好男生一起聊得很开心时,姜清怜这个当妈的总会不自觉的露出‘嘿嘿…’的姨母笑。

    “谁开心啊!”白小玉不太喜欢这种自己心思被别人看透的感觉。

    姜清怜则是瞅着白小玉这扭捏的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然后用着认真的表情问起了白小玉。

    “小玉你现在能确认灯神他现在是现实里的真人对么?”

    “这个…可以确定。”

    “然后灯神又是一个男性?”

    “是…又怎样?”

    “那如果你希望他今后还像这样陪在你身边,那小玉你就应该主动去争取,而不是总等着灯神他来讨好你或者主动找你聊天…不要总觉得你和灯神相处的这种舒适感是理所当然的。”

    姜清怜语重心长的教育着白小玉说,在说到这里时姜清怜看着白小玉那窘迫的表情,脸上也露出了有些微微无奈的笑容说。

    “当然小玉如果你只把灯神当普通的朋友,并肩作战的战友的话,就当我的话是多余的吧,毕竟我们的处境还不容得分心谈情说爱,但是小玉你千万千万要记住了!”

    姜清怜将一根手指抵在了白小玉的鼻尖说。

    “你现在的样子有点喜欢上灯神的感觉,虽只是有一点,但如果真喜欢上了!可不能像这样扭捏了…一定要主动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万一被别人抢了先,再悔恨终身那就晚了。”

    可能没有谁比姜清怜更了解白小玉的性格了,白小玉是一个很缺安全感的人,她性格里刺刺,傲娇的那部分就是她没安全感的表现。

    所以白小玉很容易沦陷在一个能给她充分安全感的男孩手中,那位灯神在这段时间里就是白小玉最坚实的后盾,现在白小玉可能到听不见路仁的声音就有点不习惯的地步了。

    “清怜你真的想多了!我每天都被他欺负怎么会喜欢上他,最多只能算并肩作战的战友。”

    白小玉抱着自己的双腿嘟囔着说。

    “只要我对他的恩情还清了,他喜欢上谁,谁喜欢上他,我都无所谓的…”

    而且我在现实里都没和他见过呢!

    “但愿是这样,抱歉是我多说了一些没用的话。”姜清怜说着抱住了白小玉娇小的身子说“这些天辛苦你了。”

    姜清怜会在这里提醒白小玉,只是单纯不想让白小玉这蠢孩子受到任何伤害。

    包括感情上的…自家女儿突然有恋爱的倾向,任那个母亲都会担心她在感情上受挫的。

    “而且…”白小玉在这时从姜清怜的怀里抬起头来说。

    “而且什么?”

    “我说有那么一点可能,一点点小可能,我真对那只灯神感兴趣了的话,又真有女人敢和我抢的话!我绝对不会留情把那女人揍趴下的!反正最后悔恨终身的人肯定不是我!”

    白小玉的语调里面竟然还藏着一丝跃跃欲试的兴奋感,看来她已经准备好将未来那个即将和她抢灯神的女人狠狠的揍一顿了。

    这可还真是一只胆小怕事,但又凶很好斗的小老虎…姜清怜揉着白小玉的脑袋问“那对手是我呢?”

    “诶?”白小玉整个人都变成了灰白状,原地进入了漫长的当机状态。

    “我开个玩笑,小玉你就放心吧,你以后真要追灯神的话,我会帮你当参谋的。”姜清怜说。

    “那说好咯!虽然感觉用不太上…但到时候清怜你一定要帮我。”白小玉反复强调说。

    “嗯。”

    白小玉听到姜清怜轻声的承诺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她突然对未来的生活又多了不少期待,可在这之前就做的就是拼尽一切备战即将到来的继承人大选。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