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顿清明酒可吃了不少时辰,足足吃到下午三点,这才撤了席,但众人显然相当高兴。

    这时王宏山也让自己的婆姨媳妇儿将王满银给的残次布给裁剪好了,每家每户起码都分了有一米布。

    这可把王家族人高兴坏的,虽然一米布扯不了一身衣服,但只要再补贴一米多,这可不就是一件新衣服

    另外几家得了酸鱼的更是高兴,有些人家一辈子都还没尝个鱼的味道,如今倒是可以涨见识了,这可都托了王满银的福。

    也是有了这点儿东西,使得王家族人对王满银印象大增,认为之前的补贴并不是喂了白眼狼,一个个都赶着来感谢两句,亲近关系。

    王满银也很有礼貌的一一回应,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亲戚关系实在是太复杂了。

    还好旁边有王宏山提醒,才不至于让氛围尴尬。

    而兰花也一直带着笑容应付热情的王家族人,感觉脸都要笑僵了,王家男人看着兰花这彬彬有礼举止得体的样子,直呼王满银找了一个好婆姨,不像自己家的整天大大咧咧没个女人样。

    酒席结束以后,王满银本来就想回罐子村了的,没想到王宏山却是硬拉着他说话,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叔叔伯伯堂哥堂姐什么的,他们都算是王家最发达的几家,血缘与王家那位拔贡先祖也最亲。

    于是乎,众人就围在王宏山阔气的石砌院子里,说着一些闲话,欢笑声不绝于耳。

    王宏山的窑洞也相当气派,一线五孔大石窑,还上了一个石帽,院子门前还有一块黑木匾,排面十足。

    而且石窑外面的那些石头都精心打磨过,上面还镂刻着简单的花纹,放在以前那就是地主家的水平。

    说到晚上,众人又在王宏山家吃了晚饭,在大量的交流中,王满银对王家庄的感情也确实更深了。

    吃完饭后,王满银也从挎包里拿出几瓶老干妈来,一家一瓶分了出去,说是从外面带回来的,让大加尝个鲜。

    这个挎包一直都是他从签到空间拿东西的掩饰,兰花也从来没看挎包里面有什么东西过。

    待天色变得黑糊糊的时候,王满银终于提出要回罐子村了,王宏山在院子里拍着王满银的肩膀说道:

    “满银小子,罐子村你没亲戚,要是受欺负了,就言传一声,王家庄百十条好汉不是好惹的!”

    王满银淡淡笑了笑,“放心吧宏山叔,庄子里也是一样,有什么事儿就言传一声。”

    “行,那我也不留你了,常回来,好好把光景闹腾起来,记得别辜负人兰花。”

    “哈哈,那我们就先走了,宏山叔你去石圪节的时候记得来我家喝杯茶水。”

    “宏山叔再见。”兰花俏生生的说道。

    “嗯,路上注意安全,别摔着了,这是五斤腊肉,带回去给你的干儿子尝尝,你就不该丢人家一个娃娃在家里。”

    王宏山不由分说塞了一块腊肉过来,王满银刚想推辞,但迎上王宏山的眼神,只好收了下来。

    这时另外几个叔叔也提着东西出来了,回礼本就是人之常情。

    再说了他们也知道王满银刚刚结婚,家里底子还很薄,此时能帮扶一下就帮扶一下。

    不过他们出手没有王宏过这么大方,有的拿了十个鸡蛋,有的拿了几斤家里自己做的豆腐,有的则拿了几斤干辣椒送给王满银带走。

    王满银一一收下,也承了他们的情,日后要是发达了必然会带王家庄一把。

    而这么一耽搁,送别又花了十多分钟,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明月悬挂高空,洒下清冷月光。

    王满银再次向他们道别,这次没有什么额外的事情了,王满银带着兰花,一蹬自行车便离开了王宏山的院子,来到了熟悉的土公路上。

    公路上一个人影不见不着,只有昆虫的鸣叫声在周围回荡,王家庄的热闹逐渐被甩在车后。

    他们转过一个弯,王家庄也就此消失在视野里。

    兰花松了一口气,吐气如兰说道:“满银,你这些亲戚也太热情了,我都有点儿招架不住。”

    王满银嘴角挂着笑容,“不好吗”

    “好,嘻嘻,而且他们人都好好,还给我们回了礼,这种好亲戚可不能断了联系。”兰花还是分得清好歹的。

    王满银也点点头,“王家庄里面没有其他村子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大家虽然分了户,但还是像大家庭一样,我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他开口说着以前的事情,都是前身留给他的记忆,不过此时已经完全融为一体,也继承了前身的情感。

    一路上,兰花就搂着王满银的虎腰,静静的听他讲述以前的事情,了解着他的过去。

    前方漆黑一片,王满银将手电筒固定在车头上,勉强能看清前方的道路。

    月明星稀,一路上安静的渗人,要是单独走夜路的话,说不定心里面就会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

    但兰花此刻全然不怕,寒冷的晚风吹拂,她也不觉得寒冷,王满银的身体像是一座火炉一样,带给她五尽的安全感。

    她忍不住用小脸蹭了蹭满银的虎腰,享受着二人独处的世界,恨不得时间就此停留在这一刻。

    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车轮不但滚动,漫长的路程也终有结束的时候,赶在晚上九点前,两人回到了自家的窑洞。

    两人发现,原本一片狼藉的院子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院子角落的柴垛又高了一层。

    “干爹,干妈,你们回来啦!”江大海兴奋的打开木门,他的怀里还抱着黑仔,紧绷的小脸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到底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人待在家里不可避免会有些害怕。

    王满银点点头,从挎包里拿出两个包子递给他,“呐,给你带回来的,猪肉包子,热一热就能吃。”

    江大海眼睛一亮,平常人家只会做馍馍吃,可不舍得用白面来做包子,也就只有赶集的时候才有人做包子卖,卖的可贵......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