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后的三国2:兴魏

    司马府以前是太傅府,现在是大将军府,所更换的仅仅只是一块牌匾而已,其实里面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变。

    司马府是洛阳城里不错的一座官邸,这座官邸,还是魏明帝曹叡在位之时亲赐的,高平陵兵变之后,司马懿本有机会换更大的一些府邸,但是司马懿无心奢靡,更何况在这里也住得惯了,所以并没有更换府邸,一直到司马懿去世,司马师接掌大权,司马府岿然不动。

    除了司马师之外,司马家的这一大家子人也都住在府中,司马昭也不例外。

    在府邸西北角,有一个幽静偏僻的小院,院门被一把大铜锁给锁着,门上的油漆斑驳,似乎并没有人在此居住。

    司马昭来到了门口,一位身形佝偻的老仆向他躬身施礼,司马昭吩咐将院门打开。

    这是司马昭第一次来到这个院子,五年前他把王元姬幽禁到这里的时候,司马昭并没有亲自前来,只是吩咐手底下的人办的,五年来,除了每天给王元姬母子送饭的仆人进出这个院子之外,还真没有别的人踏足这里,既然司马昭下令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这里,那么司马府的下人自然把这里当做禁地,谁也不敢违抗命令。

    老仆用颤抖的手掏出一把钥匙来,打开了那把大铜锁,司马昭吩咐所有的下人留在外面,独自一人走进了院子里。

    这个小院只有三间房,房子看起来非常的残破,院子里荒草丛生,满目皆是枯枝败叶,残雪遍地,看得司马昭都暗暗有些心惊,这样的院落,真得能让人居住吗?

    将王元姬关到这里,自然是司马昭对她的惩罚,至于居住和生活条件,司马昭并没有去过问,只是安排手下的人去办理的,没想到手下的这些仆人如此地势利,看到王元姬失宠了,给她的待遇条件自然是差到不能再差了,就连司马昭都感觉到有些过分了。

    不过一想到头顶上那一片绿,司马昭又硬起了心肠,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罪有应得,他背叛了自己,理由受到这样的惩罚。

    踏着野草和残雪,司马昭缓步走入了那残破房子之中,现在正值正月,寒冬未逝,而屋子里没有生火,阴冷潮湿,司马昭走进屋子,发现王元姬正搂着孩子,裹着一条破旧的床单,簌簌发抖,她的脸上脏兮兮的,头发散乱,目光呆滞。

    房子正中央,摆着一张残破的几案,上面落满了灰尘,两只碗倒是干净的,大概是仆人刚刚送进来的,只不过里面盛放的食物,粗鄙的很,一点都勾不起人任何的食欲。

    想想当初王元姬得宠之时在司马府中享受的锦衣玉食,再看看现在的居住环境,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在这种环境也能活下来,简直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司马昭刚进来的时候,有些心动恻隐,暗想自己对王元姬是不是太苛刻了,这里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逼的绝境啊,可看到王元姬的时候,司马昭瞬间又硬起了心肠,自己所受的屈辱,和王元姬现在的处境比起来,更惨烈十倍,自己又何必怜悯于她,想到此处,司马昭重重地哼了一声。

    王元姬神思恍惚,司马昭进来的时候,她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这时司马昭哼了一声,王元姬这才回过神来,当她看到来人竟是司马昭时,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连滚带爬地扑到了司马昭的脚下,抱着司马昭的腿,颤声地道:“子上,你终于肯见我了,我真得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原谅我好不好?”

    司马昭满脸阴郁之色,一抬脚,将王元姬给踹翻在地,冷冷地道:“贱人,到现在你还死不悔改,我司马昭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司马攸搂往了倒地的王元姬,急切地喊道:“娘,您怎么样了,没事吧?”

    王元姬凄然地一笑道:“桃符,娘没事,没事的。”

    司马攸不认识司马昭,看到他一进来就打他的母亲,双目之中似乎要喷出火,稚声稚气地质问司马昭道:“你是谁?你凭什么要打我娘?”

    司马昭不怒反笑,呵呵一声道:“你个小野种,居然敢质问起我来了,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知不知道我也是谁?”

    “不管你是谁,都不能打我娘!”司马攸理直气壮地道。

    王元姬连忙拉住司马攸,对他道:“桃符,不得无礼,他就是你父亲,快喊一声爹爹。”

    司马攸倔强地道:“他是坏人,我才不要喊他爹爹呢。”

    司马昭阴阴地道:“少来这一套,这野种究竟是谁的儿子,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让我当这个便宜老爹,门都没有。实话告诉你吧,今天我来这里,就是要带走这个孽种。”

    王元姬吓得魂飞魄散,紧紧地搂着司马攸,失声地道:“子上,你……你做什么?”

    司马昭阴戾地一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要他的命,大哥多年无子,我准备把这个孽种过继到他的名下,也算是给他找个好的归宿,这么做,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王元姬面露出惊恐之色,紧紧地搂着司马攸,急切地对司马昭道:“不!桃符是我的命根子,你不能把他带走,求你了!”

    司马昭冷哼一声,道:“贱人,把这个孽种过继给大哥,已经是对你们最大的恩赐了,不要不知足!”说着,司马昭劈手把司马攸给夺了过来。

    王元姬骨瘦如柴,虚弱到没有半点的力气了,又怎么能是司马昭的对手,看着司马昭生生地把司马攸从她身边夺走,王元姬悲从中来,泪流满面,跪在地上,苦苦地哀求司马昭不要带走孩子。

    司马昭这时有如铁石心肠,根本就不为所动,他冷酷地拖着司马攸就往外走,丝毫不理会王元姬的哭泣。

    王元姬绝望了,如果她活着还有一点念想的话,也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了,如今司马昭生生地把他给夺走,把王元姬最后的希望也给泯灭了。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