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119章、番外二(从心X从安)

    薛从心枕在软榻上, 翘着二郎腿,嘴里不知在哼着什么曲调。

    十五的年岁了,越发没个女孩儿样, 顶着张跟蒋幼清相似的面容, 内里的性子却是沉不住的。

    “姐,你坐坐好吧, 一会儿阿娘进来瞧见又要说叨你了。”

    从安小时候胖, 长大就瘦了,蹙着眉头, 脸型像蒋幼清,五官像薛晏荣。

    这会儿忧心的望着自家姐姐, 光这一个月,她都挨了不下十回骂。

    “阿娘跟爹爹去了庙里,一时半刻回不来。”薛从心抓起碟子里的红果,咔嚓咬了一口“你画什么呢?”

    “宫里在招女画师,我想试试。”

    “那我可得瞧瞧, 要是能先入我的眼,保准十拿九稳。”

    薛从心鲤鱼打挺的从软榻上跳下,走到自家妹妹身边, 摇头晃脑,不像个看画的, 倒像街边支摊儿算命的——

    “不错不错, 果然是我薛从心的妹妹, 孺子可教也。”

    薛从安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这是夸我还是夸自己?

    “那什么, 你继续努力, 我就不陪你了。”

    “姐, 你又要去哪?阿娘说了不让出去。”

    “薛从安,你多大了?你十五了,放在普通人家里,都能做活养家了,该长大了,不能一天到晚只听阿娘的话。”

    薛从心吐了嘴里的桃核儿“不许告状昂,我走了。”

    “哎、那阿娘回来,我怎么说?”

    “你就说我去书院,找夫子问问题去了。”

    这话别说娘亲,就是薛从安自己都不信,她这个姐姐何曾在课业上用过功?哪回不是气的夫子找上门来骂?

    “姐,那你早点回来。”

    “知道了知道了,麻烦~~”

    薛从心在小摊儿上买了包瓜子,一边磕一边四处乱晃,东头儿瞧瞧猫,西头儿看看狗,碰见人家小孩踢毽子,她也能过去凑个热闹。

    蒋幼清夜里睡不着,有时就在想,饶自己跟薛晏荣都不是这样懒散的性子,怎么就生的她这样?

    每到这时薛晏荣就劝她——从心怎么了?健健康康比什么都强,况且双子大都这样,一个乖巧些,一个调皮些,她跟从安一静一动,正好互补。

    踢完毽子,把手里的瓜子给几个孩子分了,薛从心便打算去满香楼打包两只烧鸡回来,这样就算阿娘提前回来,也不能骂自己。

    刚走到满香楼门前,就顿住了脚步——

    “咦?那不是庄家三姑娘吗?”

    薛从心赶忙将自己藏起来,探个脑袋往外望——

    “怎么还有男子?”

    霎时,就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般——

    “哼,成日在夫子面前装的清纯,私底下也偷偷跟男子相会,让我抓到了吧?!看我这回怎么收拾你!让你跟我阿娘告状,让你上课记我睡觉.....等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薛从心偷跟在两人身后,进了对面的茶楼——

    “果然是私会,居然不在大堂,还去雅间,我非抓你个现行不可!”

    蹑手蹑脚的走到雅间门口,拳头都扬起来,里面的声音却不大对?

    “表哥,你不是说表妹找我吗?”

    “你站那么远作甚?来,离近些,让表哥好好看看你。”

    “你别过来!”

    嘭的一声,门被踹开——

    里面的人吓了一跳——

    “你是谁?”

    “我?”薛从心不知在身后藏了什么,不等那男子看清就被糊了一脸“我是你老子!”

    “快走!”

    一把拉过庄三姑娘,就跑出了茶楼。

    直到下条街,瞧着人多了,才敢停下。

    “怎么是你?”庄三姑娘被吓着了,说话声音都带着颤。

    “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跟我道谢吗?”薛从心摊开自己的手,红彤彤的一片,问也不问就往人家的浅色的衣裙上擦“这辣椒也太辣了。”

    “哎,我的裙子——”

    “喂,你搞搞清楚,方才要不是我,你就遭殃了。”

    庄三姑娘难得没有跟她瞪眼,垂下头去——

    “那、那你擦吧。”

    薛从心可不跟她客气,专往那儿绣着花的地方擦,好好的一条裙子,全毁了。

    “刚那个是你什么人啊?”

    “我表哥。”

    “不是好人吧?你跟他出来作甚?”

    “他说表妹在茶楼等我,我才去的。”

    薛从心的表情像是见了鬼——

    “哈——这话你都信?平日怼起我来房顶都能掀翻的庄三姑娘哪里去了?你该不是装的伶俐,其实是个傻子吧?”

    庄三姑娘自小就是拔尖,无论家里还是书院,都是头筹,从来还没被这人数落了,原本就晶莹的眸子,霎时氤氲起了水雾。

    “哎,你怎么哭了?”

    薛从心没心没肺,空有一副女儿身,却没一颗女儿心,对自己数落人家的话,完全没领会,反倒是瞪圆了眼睛,凑过去——

    “你表哥碰你了?”

    庄三姑娘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时下并不懂薛从心这话的意思。

    “就是、就是——他摸你手了?”

    “没。”

    “那他亲你脸了?”

    庄三姑娘雪白的面容,瞬间沁满了血色——

    “没!”

    “什么都没,那你哭甚?!”

    “你方才骂我了。”

    这大概是薛从心长这么大最无语的一次——

    “我什么时候——哎!算了算了!庄子悦我跟你说不到一块,你赶快回家吧,往后离你那表哥远些,我也不是每回都能这么及时出现。”

    “你要去哪?我裙子这样,你不送我回去吗?”庄三姑娘委屈巴巴的看着她“而且,我怕表哥半道儿上截我。”

    薛从心真觉得自己是好人,天底下就没这么善心的了,救了死对头不说,还亲自送死对头回家,该给自己颁个好人奖才是。

    “明儿书院我要是睡觉,你可别记我了,夫子若再去我家,我又得挨骂了。”

    “那你就不能不睡觉?”

    “你答不答应吧?”

    “好,我答应。”

    薛从心走了,庄子悦却还在原地看着,抿了抿嘴思忖片刻后,方才进府。

    薛府——

    蒋幼清回来的时候已是黄昏——

    “你姐姐今日出去没?”

    “没,没出去。”

    从安刚说完,从心就走了出来,手上还拿书本——

    “阿娘回来了,方才看出看的入迷,一时没听见,从心给阿娘请安。”

    蒋幼清难得见薛从心这般听话,不由得点点头——

    “天儿晚了,莫把眼睛看坏。”

    “知道了。”

    待门关上后,薛从安朝自家投去一个佩服的眼神——

    脸不红心不跳,也只能是薛从心了。

    翌日

    去到书院,薛从心甫一落座,青色的衣袖就伸了过来。

    抬头一看,庄子悦?

    “你有事?”

    “药膏。”

    “干嘛?”

    “你的手不是被辣红了吗?”

    薛从心愣了下,药膏就塞进了自己怀里——

    “上课还是别睡觉。”

    说完,庄子悦就跑回了座位上。

    “姐——”

    薛从安都看呆了,两人不是死对头吗?这怎么还送上药膏了,而且她姐的手怎么了?

    “庄子悦她中邪了?”

    “可能吧?”

    薛从心眨了眨眼——刚才要是没看错,她还脸红了?

    肯定是中邪了。

    ————

    宫里的红榜下来了,薛从安中了头甲。

    瞧着一身官服的女儿,薛晏荣百感交集,但同时也不忘叮嘱——

    “进了宫,切记少说话,别仗着你姑母跟你表姐,就自以为高人一等,万事谦逊为主。”

    “宫里的膳食肯定是没得挑,但你从小对豆类过敏,用饭的时候一定注意,药给你塞在包裹里了,若是不小心误食,记得服药。”

    若不是要入宫,蒋幼清恨不得跟着去,从安虽稳重,但年纪也还小,头一回离家,即便薛晏荣跟瑶妃娘娘打了招呼,到底也还是不放心。

    “娘,我就在宫里呆一个月,等给后宫的娘娘们录完画像,也就回来了。”薛从安说道。

    “是呀,小妹就算想长住,也不行。”薛从心冒出头来,两手搭在她娘的肩上“再说不还有我吗,我保证这一个月不给您惹事,还不行。”

    说着,又朝薛从安挤了挤眼睛——

    “时候不早了,马车还在外头等呢,莫要耽误了时辰入宫,哎,你记着些好看的娘娘,回头儿也让我瞧瞧。”

    啪——

    “娘,您打我干嘛?”

    “你给我一边去,这个月敢惹事儿,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薛从安上了马车,对着爹娘挥了挥——

    “回去吧。”

    直到马车拐入下一条街,众人才回去。

    宫里,薛从安先去拜见了姑母跟表姐,用了些茶水糕点,随后才被宫人领着去了璟福殿。

    空无一人的大殿,即便是白日都燃着长明灯。

    “你就是那个中了头甲的女画师?”

    清冷的女声从大殿的深处传来,空灵无法捕捉。

    “走近些,让我看看你。”

    薛从安穿过长廊,越过殿门,瑶池内烟雾缭绕,隐约下池边是一个曼妙的倩影——

    “见过熙澜公主。”

    “你叫什么?”

    “薛从安。”

    熙澜公主轻声一笑,旋即从池中站起——

    “不是要画像吗?低着头如何画?”

    女子勾起薛从安的下巴,唇边是勾人摄魄的笑——

    “美人出浴图,如何?”

    作者有话说:

    就不吊大家胃口啦,一次全放出。

    感恩大家对这本的支持,我们下一本再见~~~

    哈哈哈哈哈哈,感谢感谢~~~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