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123章 第123章 壳没了的最后一天

    圭毳跟玄天策去参加颁奖典礼,那天人好多!

    圭毳感觉到处都是人,前后左右都被包围了!

    四周有人举着牌子大喊玄天策的名字。

    “玄天策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圭毳:“!!!”谁!是谁!?

    是谁又想抢我男人了!!

    他原本跟玄天策只见是并着走的,两人之间还有一拳的距离,结果听到那声儿,他立刻深受把玄天策胳膊给挽着了,整个人恨不得黏在玄天策身上。

    他这一举动,瞬间就让娱记疯狂了。

    同时身边的那些噪音更加大了,耳边全都是粉丝的尖叫声。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锁死!”

    然后排山倒海的都是“锁死!”两个字,还有节奏的喊:“锁死!锁死!锁死!”

    “我把民政局给你们搬来了啊啊啊啊!!”

    “钥匙我吞了!!”

    “啊啊啊啊啊你们好甜啊!我磕到真的了!!”

    圭毳:“………………”

    他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不管来不来得及,他现在就要进场了,讲真,还有一点点紧张。

    玄天策说有好几个提名,有的新人也确实还不错,不管是人脉上,还是宣传上都吊打他,把圭毳气得,拿手揪他,哪有这样涨别人气势灭自己威风的!

    玄天策又说圭毳这心态不行。

    “你要真的什么奖都没得到怎么办?”玄天策还问他。

    圭毳气得大叫:“不许说!”

    玄天策:“……”

    “我就是给你做个预防……”

    圭毳捂着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玄天策就没说了,不过这会儿看圭毳紧张到不行的样子又有一点蠢蠢欲动的样子。

    圭毳看他那表情,就知道这人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提前给他按熄了:“你要是没什么好话,干脆就别说了。”

    玄天策:“……”

    好吧,就让他一个人在那里紧张吧,本来玄天策想说的是,就一个奖,不用太放在心上,以后有更多的奖等着你去拥有。

    就算这个奖项没有颁发给你,他这里,也有一个大奖在等待着圭毳。

    颁奖典礼开始的时候,主持人一般会在前头哔哔一大堆废话,好像任何一个颁奖典礼的主持人,都深谙如何去折磨听众的耐心,每到关键的时候就要停顿一下,本来圭毳就够紧张了,他在这样搞,就特别玩人心态。

    玄天策就听到圭毳,在旁边跟个抽气筒似的,一直在抽气,主持人念一句,他抽一声气,念一句,他抽一声气,再念一句,他不抽了。

    他开始骂人了。

    圭毳:“你他妈有完没完,快点说啊!”

    玄天策: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念道导演奖的时候,玄天策上去了。

    圭毳:“………………”

    玄天策说:“我先给你探探路。”

    圭毳:“……………………”

    玄天策把奖捧下来,让圭毳拿着,还说:“没事,真要没得,我的还能分你一份。”

    圭毳想咬死他,满脸郁卒的捧着玄天策给过来的奖杯,正好镜头转过来,把圭毳那翻白眼的样子放大投放到大屏幕上去了。

    圭毳:“!!!”他猛地反应过来,视线放到镜头上去,但是现在笑已经来不及了,如果不做什么,明天他两貌合神离的通告就会满天飞。

    还是玄天策会来事,他直接俯下身,当着镜头的面前,跟他接吻。

    还把奖杯拨到一边去。

    旁边的人发出“喔——”的起哄声,就连主持人都笑着说:“快把镜头转一边去,我们看得都要酸死了。”

    镜头又停留了一会儿,才转到一边,玄天策又故意磨蹭一会儿,直到被咬了才松开嘴,伸手去摸嘴唇,笑骂他是一个咬人精。

    “吃人不偿命那种。”他说。

    圭毳肆无忌惮的给他又翻了个白眼。

    “还翻。”玄天策说:“不怕镜头又转过来了?”

    圭毳哼哼唧唧的:“我怕它,看到就看到,还能把我怎么样。”

    玄天策就不拆穿刚刚是谁一脸小动物受惊吓的模样,看得怪可怜的。

    两人正聊着,主持人又念到了玄天策的名字。

    圭毳:“…………”

    玄天策忍着笑:“那我先上去了。”

    圭毳:“滚滚滚。”

    然后玄天策又捧了一个奖杯下来。

    圭毳:“……”

    他就看着玄天策上上下下,捧了五六个奖杯下来,还苦恼的说:“失策了,应该带个箱子来的,这都装不下了。”

    圭毳快要被他那明着苦恼实则暗炫的样子气死了,他气呼呼的:“装不下就不装了!”

    玄天策:“那怎么行,这可是某人心心念念的奖杯呢。”

    圭毳快要被他给气哭了,差点忍不住要伸手挠他的时候,主持人突然就念到了他的名字。

    圭毳:“!!!”

    他先看了眼玄天策,一副我没听错吧的样子。

    玄天策轻声说:“没听错,叫你呢,快上去。”

    圭毳这才后知后觉的,开始高兴起来,啊啊啊啊他得奖了!他要拿着奖杯回来踩玄天策的脸,让他在他的面前炫!

    他登上去的时候,忍不住雀跃的小蹦哒了一下,镜头把这一幕特别诚实的录制了下来。

    别人上来,都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他就像个小孩子似的,本来人长得就显小,看起来特别活泼,让人忍不住发笑。

    玄天策看着这一幕,伸手在嘴边吻了一下,在朝空中飞去。

    圭毳正好回头找他,也回了一个同样的姿势。

    主持人站在讲台上酸道:“行了行了,你们这对情侣秀恩爱回家秀去,颁奖呢,严肃点行不行。”

    圭毳就说:“来了来了。”

    讲感谢致辞的时候,一般不是有个套路,都是感谢大家,感谢某某平台,再感谢谁谁谁。

    大家都以为圭毳会说感谢玄天策的话,玄天策也是在这么以为的。

    然后圭毳说:“虽然吧,我家那位,就玄天策都拿了五六个了,我才拿一个有一点寒碜……”

    玄天策:“噗——”他幸亏没喝水,否则就要失态了。

    什么叫做只拿一个有些寒碜?

    圭毳一点没有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他还说要分我一个,我要跟他说。”

    “不用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圭毳单手举起奖杯,面对镜头,喊得超大声:“我自己有了,您的,你就自己留着吧!!”

    主持人站在上头,都快被他笑死,然后说:“不止一个呢,你还有。”

    圭毳:“?”他愣了愣:“我还有啊?我以为就一个呢……害,说早了。”

    主持人笑:“你不是两个提名吗?”

    圭毳就生气:“玄天策还说我两个都没有,就是来给人陪跑来的。”

    可恶,最可气的,他还真信了他的鬼话。

    然后因为这一出,别人都是一趟上来拿一个下去,再有再上来,就圭毳是捧着两个下来的,只上去了一趟。

    他下来后就捧着两个奖杯在那里沉思。

    玄天策不知道他在思考什么国家大事,就问他。

    然后圭毳说:“你说我是赚了,还是亏了呢?”

    “就这个上台的事,我两个奖杯,应该上去两次,就我,一次就捧回来了,按道理,是少走了路,好似是赚了,但是人家多上了一次镜头啊……”

    玄天策:哈哈哈哈哈哈。

    圭毳这小脑瓜到底整天琢磨些什么东西哦。

    他凑过去:“得奖了开心吗?”

    圭毳抱着两奖杯,大声道:“开心!”然后让玄天策把自己的两奖杯妥贴的放好:“要放到家里头的,那个最显眼的位置,不要放柜子里吃灰,我以后每天都要起来把它们擦一次,不像你的那些个奖杯,我有次去看都结蜘蛛网了。”

    玄天策被他打岔了,有点懵:“结蜘蛛网了吗?我要跟阿姨说……不是,我另外有事要跟你讲。”

    圭毳眨了眨眼睛:“什么事?”然后又警惕的看向玄天策:“你还有什么事?你先别说,先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玄天策:“……”他叹息一声:“好事,真是好事。”为自己在圭毳这里微薄的信誉默哀:“你不是得奖了吗?我这里正好还有一个大奖给你。”

    圭毳:“???”

    玄天策就从早就准备好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特别厚的合同出来。

    圭毳都没看见封面,玄天策就翻到末尾处,签名栏那一块指给圭毳:“你在这里签名。”

    圭毳就很虚。

    签什么名,不会是要跟自己签婚前财产证明吧?

    玄天策看他一脸懵,就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道:“就那个平台,不是你出得主意吗?还前前后后的跟着我折腾。”

    圭毳听到这就高兴了:“你要给我平台的股份,那多不好意思啊。”说着就把名字签下了。

    玄天策说:“你也太小瞧我了。”

    圭毳:“嗯?”了一声,怎么就小瞧了。

    玄天策就说:“平台才搭建,什么都没有,你不是最喜欢我的那个电影城吗?”

    他对着圭毳瞪大的眼睛:“我刚刚把它给你了。”

    圭毳大声道:“你疯了!”

    玄天策:“……”

    他无奈地:“你不是对我没什么安全感,老觉得我会嫌弃你,既然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不如就干脆做一点实际的,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刚刚把全部都交给你了。”

    圭毳想把自己刚刚的签名给毁了,他才抬笔就被玄天策给拦住了:“干什么,钱你都不要?”

    圭毳觉得这就是个烫手山芋,他现在不止手烫,心都烫起来了:“你怎么能给我,那是你这么多年的心血,你给我,你给我,我要是给你搞砸了怎么办,你不怕我把你的钱全卷走跑了,你不怕我……”

    玄天策就唉声叹气:“那你要我怎么办呢?”

    他两手一摊,耍无奈道:“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要是不养我,我无家可归了都。”

    圭毳:“……”

    他红着眼捶他:“你太过分了,没有你这样的。”

    捶完以后,又把人给抱住。

    然后雄心壮志:“你等着,我一定会让它发扬光大的!”

    玄天策:你别!!

    草,失策了!

    后面的事也就无消多说,总之圭毳在拿到演员新人奖的第二年,靠着平台当季利润,登上了首富。

    有人说,他是最大的赢家,心机很深,玄天策都被他玩弄在鼓掌之间,迟早有一天会把玄天策这个老男人踢走,可怜玄天策一届影帝,竟然栽在了一只小海兔身上,直接就被吃得死死的,所有身家都送了过去。

    然后他们等了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

    花开了谢,谢了开。

    圭毳对着镜头发脾气:“你怎么就不能让着我。”他们正在参加综艺节目,几个大佬一起打牌,玄天策直接把圭毳的筹码全部都给赢走了。

    玄天策:“与其让你被别人赢走,还不如我来。”

    圭毳不服气:“谁说我就一定会输了!你就是瞧不起我!”

    玄天策:“……”他叹了口气:“反正我待会赢得筹码不还是都要交给你?”

    圭毳这才满意:“这还差不多……”接着回过味来:“你就不能让我赢吗!”

    玄天策:“让你赢太难了。”

    圭毳:“……”

    旁边一起的,也是一个大佬,就在旁边笑,说老玄啊,你不厚道,不知道让这圭老板一点,你现在可不一样了,吃喝都要人圭老板照应,小心人家卡你的零花钱。

    玄天策:“你说得有点道理。”一边说,一边捉了这位大佬的一个炮。

    大佬:“……”

    后来关于娱记问的那些个圭毳对玄天策不好,嫌弃玄天策多时的报道,圭毳是怎样看的呢?

    已经久居上位的圭毳仍旧脱不了最开始那股子少年气,他瞪大眼睛:“什么鬼?”

    “谁欺负谁?”

    “你再说一遍!明明是他嫌弃我,欺负我好不好!”

    “你们这些娱记,能不能报道点真实的内容了!”

    “我都这么可怜了,你们还要在我伤口上撒盐!!”

    当时场面一时之间极为混乱,关于这两人,到底是谁吃死谁,一直是娱乐圈一个迷。

    然后有一天,有人酸酸的说了一句:也许,这就是真爱了吧。

    不需要多么铭刻心扉,也许很琐碎,也许也会有争吵,但却很真实,就像酸酸甜甜的香橙,闻着是甜的,吃起来,也是甜的。

    至于酸,就是旁人看着,眼酸。

    是恋爱的酸臭味没错了。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