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时之愉和时之悦长得都更像时长乐一些,凤一常常看着她们娘仨叹气:“好像跟我都没什么关系。”时长乐瞥了她一眼:“怎么没关系,我们三个都是你的,你还不满足?”

    时长乐爱出门玩,有了孩子,就越发以孩子的名义出门玩,实则两个孩子都是凤一抱着,还偏偏不喜丫头或是奶娘跟着。凤一手上抱着孩子,越发拦不住她,只能在后头紧紧跟着,她去哪儿就跟哪儿。

    时之愉看着前头的时长乐,倾着身子要追上去,偏偏腿还束缚在凤一的手里,便急急地催促着:“娘!娘!看不见娘亲了!”时之悦把她拉回来:“你这样要摔的。”时之愉只顾着找前面的娘亲,急得皱起了小脸,不停叫唤:“娘亲!娘亲!”

    凤一也很无奈:“你娘亲就在前面两步,近得很,怎么就瞧不见了?你若是急便自己下来走。”时之愉一听,又扭头抱住凤一的脖子,板着脸十分认真:“鱼儿喜欢娘抱。”

    凤一没有法子,抱着孩子紧追两步,赶上时长乐的步伐:“你走慢些,人有些多,别挤着了。”她在街上哪儿还顾得上街道两旁摆了什么,她只顾着眼前的一个,手里的两个,不要挤着摔着。

    穿过大街,四人来到酒楼,坐进雅间,两个孩子终于肯下地,在雅间里跑来跑去,没跑一会儿,又走到时长乐边上,拉着时长乐的腿,踮起脚尖:“我们也要看,我们也要看。”

    时长乐低头看着她们:“找娘去。”两个孩子转了个弯就抱住凤一的腿:“娘!娘!”凤一笑呵呵地蹲下身,将两人抱在怀里,还不忘着嘱咐:“小心些。”两个孩子一扒到床沿就死死拉住不肯放手,拼命探出头去,想看看娘亲和娘到底在看什么。

    酒楼外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形形色色的人与车马,两个孩子也看得起劲,久久不肯松手,还是小二来上了菜,两人才扭头转去饭桌。两人吃饭倒是乖巧,时之愉坐在时长乐边上,时之悦坐在凤一边上,端着碗认真地吃着。她们心里门儿清,若是不乖些,她们的娘和娘亲,下一回便不会再带她们出来了。

    吃了晚饭,四人又重新上街,天气正好,时长乐便买了三只纸鸢,时之愉时之悦一人手上拿着一只,十分兴奋地摆着手。四人慢慢走到郊外,微风轻轻吹着,正适合。

    时之愉时之悦总算抢着下地,提溜着风筝,在边上一摇一晃地跑着,看着纸鸢后头坠着的尾巴一上一下,笑得格外开心。时长乐牵着线,凤一替她拿着纸鸢,时长乐牵着线跑了几步,那纸鸢摇摇晃晃升到半空,凤一便接过她手中的线,又迎着风跑了几步,那纸鸢很快便升到了空中,时长乐赶紧跑过去,接过凤一手中的线,扯着线,让纸鸢迎着风越飞越高。

    两人正玩得高兴,时之愉时之悦两人又跑了过来:“我也要!我也要!”凤一只得一个一个替她们将纸鸢飞到空中,再将手中的线交还给她们,教她们如何拉扯手中的线。

    时之愉时之悦可没有时长乐那般娴熟,那纸鸢一只才飞上天空,另一只便又掉下来了,凤一什么也没干,只忙着替她们一次又一次将纸鸢飞上天。到最后,时之愉已经坐在一旁喘着气,不肯再玩了,倒是时之悦抹了抹额头的汗,还是求着凤一将她的纸鸢放上天。

    等时长乐也玩够了,四人才收拾一番往回走。时之愉时之悦已经玩得有些累了,更不肯自己走路,只赖在凤一脚前,抱着她的腿要她抱。

    等走回客栈用完晚膳,天色已经黑了,有那么一颗两颗星星坠在黑幕中,时长乐仰头瞧见了,便指着那闪光的星:“你们看!”三人一齐朝着时长乐指着的方向看去,也瞧见了那颗星。

    凤一心念一动:“我们去房顶,看得更清楚。”说着,侧头去看时长乐,时长乐也点头应和,她便抱着两个孩子一跃上了屋顶,本以为时长乐也会跟着来,谁知她就那般站在原地不动。

    大概猜出一些时长乐的心思,凤一都顾不上将孩子放下,又原模原样抱着孩子跳回了地面,将两个孩子放下:“你们先等着。”说着起身将时长乐抱起,往屋顶跃去:“我方才疏忽了。”

    时长乐喜滋滋的,在凤一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算你有眼色。”凤一笑眯眯地将人轻轻放在屋脊上,跟着就也要坐下,还是时长乐侧头提醒她:“孩子还在下面呢。”凤一又连忙弹起身来:“差点忘了。”话音刚落,就往下面跳去。

    时之愉时之悦倒是还乖巧地站在原地等着,她们已然习惯如此,样样都是娘亲在先,她们在后,也不会闹脾气。看见凤一回来,两人连忙张开手冲进凤一怀里,凤一抱着两人一跃上了屋顶。

    时之愉时之悦看了一会儿星星便坐不住了,凤一只拿出两根绳子,绑在她们腰带上,手上拽着绳子的一端,叫她们在屋顶上玩,动静要小些。两个孩子在平地跑步尚且还摇摇晃晃的,在屋顶上,两人自然是有些怕的,并不敢走出太远,只围着娘和娘亲在附近走走,蹲在一旁玩落在屋顶上的树叶和石子。

    时长乐靠在凤一的怀里,一会儿抬头看看星星,一会儿低头看看蹲在一旁的女儿,又侧过头去看凤一。凤一见她看过来,便也低着头看她:“怎么了?”时长乐抬手将她耳边垂下的发丝勾到耳后:“我们下辈子还在一起,好不好?”

    凤一没有犹豫,笑着点头:“我会来找你的,生生世世。”时长乐却嘟起了嘴:“我可没答应你生生世世,我只答应了你下辈子,若你下辈子我不满意,那后头的我就不要了。”

    “那你的意思,这辈子的我,挺让你满意的?”凤一立马抓住了自己想听的内容。时长乐娇俏地瞥了她一眼,仰头看起星星来:“我们这辈子还没完呢,这才刚刚开始,我怎就知晓好不好了?”

    凤一搂着她的肩膀,搓了搓她的手臂:“我不会给你机会后悔的,你这辈子就死心塌地爱着我罢。”

    时长乐偷偷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个女儿,脸上微红,转过头看着凤一的下颌:“呸,谁爱你了?”声音轻了又轻,生怕被女儿听了去。

    凤一故意摆出无辜模样:“你昨晚上才说的呢。”时长乐脸上更红,偷偷掐了一下凤一的腰:“那时的话怎能算数?你怎么连这种话也要拿出来说,害不害臊?”凤一知晓她担心两个女儿听见,便凑到她耳边,声音也轻极了:“我不害臊,不论何时不论何地,我都爱你。”

    时长乐被她的话激得心潮澎湃,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唇,凤一看着她的神情,忍不住勾起嘴角:“想亲就亲,我们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时长乐哪儿肯承认:“我才不想亲,你才想亲呢!”

    凤一又凑近几分,双唇就要贴上,时长乐顺势便闭上了眼,只是期待中的吻并没有到来,只听凤一轻声问道:“我是想亲,你给吗?”时长乐正要开口埋怨她废话多,凤一已经在她唇上轻轻印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吻,时长乐慌乱时瞧见两个女儿正扭头看着她们,一下子羞得将头埋进凤一肩颈里,不肯出来。凤一笑嘻嘻地搂着她,两人又吹了一会儿风,见两个女儿自顾自玩着,并没有对方才看见的事感到奇怪,羞意便也随着风散去了。

    到了要睡觉的时候,时之愉时之悦终于想起了自己的祖父祖母,问着时长乐:“娘亲,我们今日不回家吗?”时长乐点头答着:“对,今日太晚了,我们明日再回去。”

    时之愉时之悦又追问着:“那祖父祖母想我们了怎么办?”时长乐明白,她们是想念家里的时川张叶了。只不过,她还没想好怎么答,只见凤一洗漱完走过来问两个孩子:“你们睡在娘边上,还是娘亲边上?”

    时之愉连忙翻到床的里头:“我要睡在娘亲边上!”时之悦则坐在原地:“我要睡在娘边上。”两人都已经将方才问出的话忘到了脑后,毕竟她们是很难得才能跟娘亲和娘一起睡的。

    时长乐摇了摇头,这两个小没良心的。

    (全书完)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