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144章番外六金世耀

    “所以,我娶你如何?”

    青瓷茶盏静放在茶几上,热腾的白雾氤氲在他俊朗白皙的脸上。

    我眉心微皱,异常不解的望着白航。

    “前些天你心悦那莫家小姐,当初是那灵花是你托我送进去的,你可还记得?”

    他浅浅荡漾一个笑容,他生的极好,笑起来更添几分俊逸。

    “那又如何呢?世耀,你终是要嫁个兴旺的世家的。与其嫁给别人,你我自幼相识,不如嫁给我。”

    我身子一晃,一言不发的站起,看向那院里我成长了二十多年的家。

    我平静的抬眸,那窗门上的朱红色漆已经斑驳,院内的景致虽然时时有人打理,可是掩盖不住那股破败的气息。

    微风送来些许湿润,我抬头望天,天穹一片晴朗,但是流岚之下,积着些许墨云。

    风雨欲来。

    金家手上握有四大仙器之一,极欲之眼。

    祖上是司审判神官之职,遇到证据不足的犯人,就会去窥探他的内心,判定他有罪无罪。

    虽然金家千年不出出窍修士,但是南滨的开春祭礼一律由我们金家办。

    而今年的祭礼,是由我上台献祭舞。以祈祷今年福泽安康,风调雨顺。

    那黑金色的祭服带着古老而神秘的力量,我穿上它。袍上绣着金色的复杂优美的图腾与文字,我轻轻翼展,那长袍如凤尾一般长长拖地。

    我头上浅浅扎着凌云鬓,两边长长的金线珊瑚红珠坠着,穿上这套衣装。须得不疾不缓,盈盈碎步,头上珠钗腰间翠玉,方能发出琅铛之音。

    只是我窥得朱黄镜中,不觉失笑。

    私以为像个花枝招展的黑金色孔雀。

    但....我心中一动,穿都穿了,不如给他看看?

    我对镜细细瞧着,那发髻衣装再无不妥,双手交结裙摆之上,仰首挺胸,目视前方。

    黑金色长裙缓缓拖过那金家高高的门槛,拂过那青砖铺就的巷口。

    世家这几条街少有车水马龙的摊贩小店,倒皆是那高门大户四方朱红院墙,偶尔几颗郁郁葱葱的树高过那墙,飘零下些许金黄的落叶。

    或是一株攀爬的蔷薇,争先恐后的绽放芬芳。

    路上行人皆是相熟,问我穿戴隆重是为了何事。

    我微微浅笑不语,他们得了没趣,便要散去。

    我抬头望着街角的方向,不多久,我就会见到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

    他脸老是揪着,就像故意逞凶斗狠但是度没掌握好,有点过头。那鼻子嘴巴拧的毁了那张其实轮廓很好,很俊朗的脸。

    他很高,比跟着他傻傻的小跟班们高上一个头。

    他时常穿着金色或者蓝色的衣袍,走路的时候很内八,很像个竖着走的螃蟹。

    我曾一度怀疑,他是故意为之。

    他满是诧异的答道。

    “草!老子那叫独领风骚!”

    这样的吗.....

    他总是踏着自以为威武霸气的步子,带着几个愣头愣脑的喽啰,一脸匪气的走到我面前说道。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我每次都会异常平静的递上我的保护费。

    有时候,他就会拉着我蹲在街角,仰头望向那宽广的天际,故作高深的讲述着他跌宕起伏,荡气回肠的游历事迹。

    我内心毫无波澜的点点头。

    “嗯,威武。”

    他就会傻乐傻乐的回头,他乌黑发亮的眼睛背后是碧蓝如洗的天穹。

    我每次抬头看,不知道我是在看天,还是在看他眼里的星光。

    但是我知道,他在看我。

    不知道他看到我这幅样子,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会是夸张的两眼放光,亦或是别别扭扭的红了脸?

    我不知道,但我就快知道了。

    我轻轻按着心口,抚平些许悸动。又轻轻捋了丝瘙痒脖颈的长发,静立恭谨的站着。

    可是我从落日黄昏晚霞烧红了云霭,直到凉如水的夜色漫上枝头。

    万家灯火暖暖的放光,清风飘来阖家欢乐的一声笑语。

    他没有来.....

    我舒展了一下久站身子,抬头看向那拢了银霜的月,打起精神绽放了个笑意。

    既如此,便改天再给他看好了。

    当我回到家,灯火幽暗,朱红金锁的门一关上,头上那月夜只剩下小小的一块四方地界。

    我至晚方归,二叔发了好大的脾气。

    他面色暗沉,在那阴暗未上灯的廊下,看不清样貌,只见那端正的身躯和束在背后的手。

    他极少对我动怒,但这次,在院中当着仆从的面便对我训斥起来。

    我泄气的看了看脱了金漆的匾额,心里有些不明。

    家门没落,为何戒律却更加森严?

    就在这时,传来大力的拍门声,那京涛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世耀,世耀,你在里边吗?”

    我怔愣了片刻,看了看脸色越发难看的二叔。

    一时门口的护卫们也不敢动弹,不去给他开门。

    那拍门声越发喧嚣,那一刻,总觉得那是拍打在我的心口上,怦怦作响。

    京涛的声音带了一些急迫。

    “世耀!世耀,你快出来,我有事同你说,很重要!”

    我脸上为难,可是心里一动,想要上前。

    二叔满脸风雨欲来的阴森,使了个眼神,便有人拦住了我。

    我心头有异,扭头到一边。

    京涛在门外敲着,可是乏力了一样,声音带了些哽咽道。

    “世耀,我要走了,我们家要去下界了....”

    听到这句,我脸色一白,气息微微淆乱,心忽然乱了起来。

    京涛满是有气无力的说着,那声音一顿一顿的,带着抽泣。

    我知道,他在门外哭。

    “世耀,我喜欢你!你出来跟我说一句,我就留下来!”

    我冲开手边的阻拦,冲到垄在我们间的高大朱门。

    我鬓上珠翠发出激烈碰撞的响声,我冲到了门口。

    那人与我就隔着一道木门。

    可是一个灵光罩住了我,我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那白光与那庄严的黑金长袍一起紧紧困住了我。

    京涛拍门的声音越发轻微,我只听到他粗糙的手,从那朱漆木门磨砂滑下,头重重的磕在上面。

    他用着几不可闻的声音,轻声说道。

    “世耀,我好喜欢你,父亲说我是肖想吃天鹅肉,你也是那么想的吗....可我总觉着,你是喜欢我的....”

    他声音沉了下去,就如同细石投湖,发出空灵的闷响,接着就是长长的静谧。

    我身不能动,眼里接踵而来的滚烫。

    那么高大的一个男人在门外呜咽的哭着,在这初春的夜里,就像一只发抖叫嚷的小猫。

    我欲打开门的手他头磕着的背面,只要没有这扇威严拘束的门,我就能摸到他的头。

    可是他还是走了,带着他骑着高头大马娶我的梦走了。

    束缚解除之后,我与二叔在院中无言怒视了好久。

    直到夜霜降下,我疾步的跑到祠堂,那长裙蝶儿一样的飞舞起来。

    我竟不知道,我还能跑得那么快。

    我摇摆着步子,那步摇的金线红珠晃得厉害。

    祖母平静的跪坐在那阴森昏暗,白烟缭绕,满是黑色牌位高低林立的祠堂里。

    她一头乌发,人却总是恭肃克制不苟言笑,如同干枯的井一般,只守着这片压抑浑浊的天地。

    我急匆匆的扑上去,重重的搂着她,艳丽的衣裙在那沉寂的棕色木板上像开了朵花。

    我搂着她哭诉道。

    “祖母,那京涛是真心待我我,我也心悦于他,你让我嫁给他好不好?”

    那形同枯朽的祖母,带着疲乏空洞的眼睛凝视着我,她手里的鱼木一顿。

    她哀伤的视线扫着我,沉重的语调在小小的祠堂盘旋回荡。

    “世耀,你这般的相貌,注定是要嫁与繁茂的世家。帮扶金家,那京家破败比金家更甚,你不可任性的。”

    那话重重的压在我身上,正如这祠堂里暗淡的光芒,在等着我点亮,正如我的字,耀。

    以我的婚姻为代价,光耀门楣。

    我脸色苍白的摇头,一头珠翠叮当作响。

    “祖母,可我不愿嫁我不喜欢的人。”

    祖母轻声叹息,怜惜的抚上我微微凌乱的鬓发,她轻声劝慰道。

    “世家女子半点不由人的,你身上担着担子,多少族人的期盼都在你身上。你可知道?别怪祖母,我们但凡若是有别的法子,也不用让你这般。只是那人祖母精心挑过的,是东海苍家的孩子,品性极好。修为相貌都在那京涛之上,嫁过去你必不会委屈。”

    兴复兴复,又是兴复!

    我紧咬着唇,踉跄起身,狠狠将一脸的泪水抹去,我将那一头珠翠拆下,掷在地上,那压着的束缚解开,我头顶脖颈带着前所未有的畅意。。

    我重重的甩头,将眼里的泪意逼下。

    我挺直的站着,头顶就是缭绕沉浮的烟雾。我面色坚定,对着那祖母,对着那林立的先祖牌位,对着那让人窒息的昏暗地界说起。

    “若是世耀自己,便能扶持起家里呢?!”

    祖母惊讶的抬头,带着惊疑未定的神色打量着我。

    我咽下喉头滚烫的苦涩,掷地有声道。

    “我天赋极佳,未曾努力修炼便已是筑基中期,远远超过那白航之上。若是我仅凭自己,便能光耀门楣呢?”

    祖母眼里倒映着闪烁的烛光,望着我许久,轻声长叹道。

    “这很难。”

    这一声,就如那打着旋落下的枯黄树叶,带着无尽萧瑟。

    我披头散发的摇摇头,咬了咬牙制止住颤动的头颅。

    “无论多久,无论如何,我都会去努力!只是待到我抬起门楣,万望祖母不要阻拦世耀去嫁给谁。”

    更深露重,祖母在那灯火摇曳下,淡淡说了句好。

    我倔强的仰着头,带着坚定的眼眸迈过那森严万丈古老世家的桎梏门槛。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希望有人喜欢这本书。希望有人不只是喜欢主角,其他角色希望有人看上。还有就是,妖乐和小白泽是不是一对。

    是的,是一对。但为什么没有番外,主要是设定妖乐的时候太重口了,后来才发现爱养狮子老虎的变态老祖和蠢萌小神兽蛮搭的。为了观感,我就不写了吧。

    其他角色李淮,曲寒川这些交代的很完整了就没有必要补番了,就这样吧。

    (全书完)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