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101章番外·家

    ===

    九岁那年的夏天,那是方梓悦第一次见到翎秋的时候,当时还是因为一条流浪狗。

    一条脏兮兮的田园犬,被她父亲捡到。父亲知道她一直想要养一条狗,再加上他和方梓悦的母亲都忙,她父亲也想着把狗送给女儿当作陪伴。

    “真的吗?!”接到电话的小梓悦开心的不行,她蹦跳着往外跑却被眼尖的保姆拽了回来。

    王姨是看着方梓悦长大的,小孩儿自然听她的话。

    所以九岁的小梓悦就算是心里着急想要赴父亲的约,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等王姨给她换一身漂亮衣服。

    但就是因为换这一身漂亮衣服浪费了时间,才导致她和那条可爱的狗狗错过了。

    九岁的孩子眼眶红红的质问着自己的父亲:“您说好的要等我来的,您说话不算数。”

    “但是是你迟到了。”一身管家装的男人并没有因为女儿的泪水而心软。

    他先将刚刚接到的小姐送上车,然后才蹲下身和委屈哭的女儿说道:“我有我自己的工作,不可能一直等你。我们说好的十分钟內过来,可你迟到了。”

    男人的语气淡淡的,给了小小的孩子极大的打击和陌生感。

    小孩子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解释:“可是……”

    但却被她的父亲打断了,男人站起身居高临下道:“没有可是,我并不关心原因,我知道结果是你迟到了。”

    因为逾期了十秒,为了避免带着狗接翎小姐时失礼,所以他将狗交给下人拿去处理。

    “这是观念的不同,你委屈的可能是你仅仅迟到了十秒就没法得到被许诺的东西,但在我这里,十秒已经非常久了。”更何况,一个合格的管家对时间的把握是非常严苛的。

    待在车里许诺给管家一段时间处理家事的小翎秋听不下去了。

    翎秋大了方梓悦四岁,那个时候翎秋也只有十三而已。

    清秀的女孩摇下车窗,喊了管家一声:“方叔,她还是个孩子,您好好说。”

    小翎秋看着车旁漂亮的像洋娃娃一样的小孩,心里有些喜欢,这样可爱的孩子总是惹人疼的。

    “好吧。”既然是上司发话了,管家换了一种方式反问满脸泪水的女儿:“你为什么不能早点出门呢?”

    “方叔!”小翎秋的眼底闪过无奈。

    为什么不能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呢?

    既然选择让她降临在这个世间,就要好好教她呀,也要好好对待她。

    “孩子的学习能力是很强的。”

    所以大人的处世态度会非常影响孩子的未来,甚至是他们将来的性格发展都与此有关。

    想当初就是因为自己父母的态度,导致方梓悦刚去翎秋身边时,翎秋头疼的给她改了很久才把她变得像一个人,而不是一板一眼只以金钱价值来衡量一切的机器。

    男人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应,他还不清楚自己的态度伤害了一个孩子的心。

    这样的事发生过太多次,保姆王姨因为要展示自己把孩子照顾的很好所以让小梓悦换衣服,但是就算她说了实话她的父母也会不解:“为什么要听她的话?我们才是你的父母不是吗?”

    ‘但是你们从来没有陪我,教过我啊。’这话萦绕在嘴边,但小小的孩子却不敢说出来。

    因为说出来的结果只能是被无休止的说教罢了。

    沉默的孩子终于注意到了坐在车里的翎秋。

    不要小瞧小孩子的攀比心,那个时候小方梓悦在车旁被父亲教训,哭的狼狈,而翎秋却能得到她父亲的‘纵容’。

    你说她会怎么想?

    答案是迁怒,然后就有了后面许多年的叛逆。

    叛逆的抗拒翎秋的接近,抗拒她的好意,抗拒做她的管家,可到底她又离不开翎秋。

    愚蠢而自大,这是重来一次的方梓悦对那时自己的评价。

    再次回到九岁的方梓悦摆弄着手中的花环,打量着自己的衣服,可可爱爱的小熊装可以说整个人变得非常洋娃娃了。

    加上她这个时候奶呼呼的小软音,她就不信再来一次翎秋会不喜欢她。

    顺便一提,这一次她提前了很久就来蹲守她父亲,两辈子的经历总不能毫无长进。

    方梓悦看着手腕上的儿童表,约定好的十分钟两方赴约,九分五十九她父亲出现在了门口。

    “您还真准时啊。”这话多是感叹。

    但方父却皱了皱眉头,他怎么感觉自己女儿阴阳怪气的?

    方父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女儿,心想不应该啊,一个小孩子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可这一打量才发现哪里都不对,他女儿以前……有这么可爱吗?

    三连疑问的方父沉默的将不大的狗崽子交给女儿,然后清了清嗓才道:“我要去接翎小姐,梓悦你先回去吧。”

    “不,我在这里等她。”不等父亲皱眉呵斥她胡闹,方梓悦就继续道,“提前熟悉我未来的雇主,这才能更好的为她服务不是吗?”

    这话是上辈子她父母常对她说的话。

    不过那时候正因为她父母总是这样说,方梓悦才越来越讨厌做翎秋的管家,直到翎秋去世她也只是对方名义上的管家而已。

    方父闻言先是诧异,随即有些疑惑的凝视着自己的女儿,话语低沉带着审查的意味:“你之前不是非常抗拒做翎小姐的管家么?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是谁和你说什么了?”

    小孩子总会被别人的话影响,方父作为翎家的合格管家,自然要时刻警惕外来的威胁。

    如果有人想要借助他的女儿伤害翎小姐,那万万不行。

    “因为我长大了。”方梓悦在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就算是重新来一次,她依旧和自己的父亲相处不来。

    他和母亲都是非常称职的管家,但正因如此,他们才不是一对称职的父母。

    价值至上,无关血脉亲情,他们只看中自己女儿身上的价值。

    因为当年翎家人救了方父和他的父母,所以他理所应当的将自己的孩子也归在了为翎家效力的仆人里。

    这是后来被翎秋反对过很多次的观念,但方父方母太固执了,完全没有改的意思。

    不想再听自己父亲说那些和她合不来的观念,方梓悦干脆抬起手表示意道:“还差三分钟翎小姐的钢琴课就要结束了,一位合格的管家是不会迟到的。父亲,希望您好好工作。”

    方父闻言果然转身就走,但方梓悦没有错过他眼底的复杂情绪。

    他大概想不到前两天还吵吵闹闹是个离不开父母的调皮孩子会突然变成小大人,有了大人之间相处的一板一眼,还有疏离感。

    这让方父心里不大舒服。

    但他从来没想过,这就是他和方梓悦以前的相处方式,现在只不过是被方梓悦拿起来还给了他而已。

    下了钢琴课的小翎秋明显感觉到自家管家的情绪不对劲,这令她感到好奇。

    要知道,她从小到大还是头一次见到自己的管家在工作期间露出这么失职的表现。

    “方叔,出什么事了?”因为他们家的管家非常尽职尽责,所以翎家人也十分爱惜他们。

    如果对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他们一定会毫不吝啬的伸手去帮。

    “不。抱歉,是我失态了,小姐。”方父反应过来有些羞愧。

    他居然在上班时间走神,真是不称职。

    翎秋摇摇头,她不觉得没什么不好。

    像以前那样一板一眼的管家反而是机器人一样,没有人情味,让她生不出亲近的感觉。

    但她的身边,好像只有这样的人。

    剩下的就是那些身份地位差不多的,都是圈子里的少爷小姐们,每个人都端着装着,没有自我。

    所以在一出门就遇到那个洋娃娃一样的孩子,以及被她戴上一个漂亮的花环时,她一下子就被迷住了。

    她喜欢这个“洋娃娃”可爱的笑容和软软的奶音,也喜欢她眼底的真挚,和她的话:“翎小姐,你是我未来的雇主吗?”

    小孩的表情非常认真,也很开心,她似乎是一个小太阳,笑容照的人心底暖洋洋的。

    翎秋也跟着笑了起来,她弯腰摸了摸小孩柔软的脸颊,奶呼呼的很好摸。

    她有意逗这个孩子,笑着问:“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我不是呢?”

    听到她的回答小孩并没有沮丧和失落,反而眨眨眼道:“好可惜,我还很喜欢姐姐的。不过没关系,祝福姐姐找到合适自己的小管家~”

    小孩的成熟和乐观让人惊讶,还有她丝毫不作伪的喜欢都让翎秋开心。

    她的手从小孩的脸颊上落下,反而蹲下身握着对方的小手道:“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了呀?你不挽留一下姐姐吗?”

    小方梓悦闻言歪了歪头,似乎在思考,想了半天的小孩最终摇摇头道:“不哦,因为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希望姐姐可以找到和你彼此相互喜欢的管家。”

    得到小孩坚定的拒绝,小翎秋知道自己搞砸了。

    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洋娃娃一般可爱的孩子,其实是一只披了年轻壳子的老流氓。

    “是姐姐的不对,刚刚是逗你的,就是开玩笑你能理解吗?”翎秋觉得自己刚刚做的不好。

    她努力给小孩子解释着:“我只是看你可爱,所以情不自禁逗你。当然,我知道这是不好的做法,所以对不起。”

    方梓悦弯了眉眼,这就是翎秋的魅力。

    她不会因为对方是个孩子,所以做错事就不会道歉。她会为别人着想,会换位思考,多顾虑一下其他人。

    但她总学不会照顾自己,所以方梓悦才要更早的回到她的身边。

    “所以姐姐你想要成为我的雇主吗?”小孩子再次问出这句话。

    这一次,她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当然,你这么可爱聪明,我非常喜欢你。”翎秋抱了抱面前的可爱孩子。

    她知道这个孩子是方管家的女儿,也知道方管家和自己的父亲都有意让她做自己未来的管家。

    以前翎秋没有接受,一边是不想父亲总是刻板的插手自己的事,一边也是顾虑着那个孩子。

    万一那孩子有自己的梦想,她不想做管家,或许她想做商人,她想当运动员,她想做设计师。

    不论做什么都好,如果单单因为她出生在方家,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扼杀了她的梦想和爱好,那不是翎秋愿意看到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就像这孩子说的,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

    这一次是她们彼此选择了对方。

    “那么这只狗狗是?”

    虽然狗狗本来就是翎秋上课前无意间捡到的,后来交给了自己的代课老师处理,只是没想到这只狗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小狗原本被一群淘气的孩子当靶子欺负,他们用石子和木棍打它,翎秋看不下去让人把孩子们赶走,将它带了回来。

    小狗崽大概知道她是救助自己的人,所以非常开心的用头蹭着翎秋的衣服,呜呜咽咽的抬头想要舔她的脸颊。

    但方梓悦及时的拉开了,不过翎秋并不在意。

    虽然方父在她们的身后眉头皱的都能夹死一只苍蝇,小姐的衣服都被蹭脏了,这太不应该了。

    他就不应该把那条狗交给他的女儿。

    到底是九岁的小孩,分不清轻重。

    但是他的话却被翎秋抬手制止了,她喜欢现在的气氛。

    轻松温暖。

    绷紧的神经在慢慢松懈下来,翎秋觉得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所以她摸着小狗的毛问道:“如果你成为我的小管家,那么它呢?”

    她能看得出来,这个孩子非常喜欢这只小狗崽,所以大概不愿意和它分开吧。

    童言无忌,大概就是接下来方梓悦说的话,她举起小狗崽,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奶呼呼道:“那它就是我们的儿子。”

    “方梓悦!”忍无可忍的方父变了脸,带着怒火呵斥着自己的女儿。

    这个胡说八道的东西,怎么一点好都没学?他花钱请来教导她的老师就教给她这些乱七八糟吗?!

    很明显,方父的呵斥把孩子吓了一跳。

    但翎秋却反应很快的把方梓悦抱在了怀里,甚至不满的看向自己的管家。

    “方叔,好好和孩子沟通。小孩子很敏感的。”

    和上一世差不多的话,听的方梓悦眼热。

    是了,这就是她的爱人,她重新找回来的珍宝。

    大概是为了安慰受到惊吓的孩子,所以翎秋居然认同了方梓悦的话。

    这只狗狗也就成了她们家庭的一员,也是后来方梓悦去国外进修,在家陪伴翎秋让她不孤单的重要成员。

    之后九岁的小孩就成了翎秋的小管家,她穿着板正的西装,法式的管家装将她打扮的更像是洋娃娃。

    而在那些大大小小的聚会上,那些身份地位很高的少爷小姐们都会羡慕翎秋。

    谁不希望有一个洋娃娃一样可爱的小管家跟在自己的身后?

    更何况这个小管家非常称职,甚至一度将那些少爷小姐们身边的成年管家给比下去。

    她的行为举止非常标准,她的服侍非常适时且舒适,还有她令人震撼的创造力。

    她总能用那些无名的、廉价的花花草草为她的小主人翎秋编织出美丽的花环,还有亮眼的首饰。

    那些花草编织的首饰不仅不会拖累翎秋身上名贵的衣裙,反而会将那身死板的昂贵味变得更加典雅馨香,让她成为每次聚会的焦点。

    但唯一的不好就是这位小管家太过忠心,她只为翎秋服务。

    无论其他人许诺给她什么,她都不会答应,甚至她童稚纯真的双眸会一直追随她的小主人,不会分给旁人一眼。

    “我真的很嫉妒你,翎秋。你怎么这么好运,能捡到这么可爱又能干的小管家?”翎秋的好友们不止一次的调侃她。

    这话有真有假,但翎秋没忽略她们羡慕的眼神。

    是的,听她的父亲说,她的小管家在上层圈子里已经出名了。

    多少少爷小姐们回到家里撒泼打滚的向大人们索要小管家,不,不是别的小管家,只是方梓悦这一位。

    一杯不含糖的咖啡被从她的面前拿走,只是她朋友的管家刚刚端过来的。

    奶呼呼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劝阻,“小姐,你的胃不好,所以这杯咖啡我会暂时帮你看管。”

    翎秋还没说话,倒是她的朋友先饶有兴致的问了出来:“为什么是暂时?”

    这些个大孩子们总喜欢逗这位风度翩翩又可爱能干的小管家,他们也坏心眼的想让她出丑,以宣泄自己的嫉妒和不开心。

    但每一次的刁难都能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化解。

    这一次也不例外,小管家不紧不慢的将咖啡放在手边,不卑不亢道:“因为我家小姐只爱喝温咖啡,当它凉了以后她会对它失去兴趣。”

    有人爱喝热咖啡,有人爱喝温的,也有人爱喝凉的,这些都是管家们要记住的。

    很明显,在这方面,小管家是合格的。

    “靠,翎秋,我真的好嫉妒你!”这一次爆了粗口的大小姐没有说谎。

    聪明可爱的孩子容易找,但是这么可爱忠诚的合格小管家却不好找!

    想想隔壁那家的小少爷闹得家里实在受不了了,就给他找了一个小管家。

    一样的可爱聪明,但她是不合格的,有些场合上她会怯懦甚至被吓哭后还需要她的少爷来哄她。

    更别说管家的规则了,她根本就完成不了其中的五分之一。

    所以他们才羡慕,嫉妒,这样的小管家独此一个。

    虽然被身边的人嫉妒不满,但翎秋却非常开心。

    甚至比自己拿奖,取得高分,被父亲夸了还开心。

    因为在小管家的眼里,她看到了自己的价值。

    不是父亲眼中的为翎家崛起而培养的工具,而是实实在在的属于她本身的存在意义。

    就好像只要她在,她的小管家就很开心,就愿意围着她转,那是一种被人需要的满足感。

    渐渐的因为小管家的原因,翎秋开始不再在意父亲的思想灌输。

    每次翎父对她说:“你是为了翎家而生,你的职责就是带领家族更上一层楼,不论用什么方式。”的时候,她都会想到那个孩子看自己的眼神。

    温暖忠诚,因为我选择了你,所以我会一直陪着你,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

    和温暖的人在一起时间久了,翎秋也会想变成一个同样温暖的人。

    所以她开始抵触父亲的洗脑,开始暗中组建自己的势力。

    如果没有能力她一辈子都只能被困在翎家,被她的父亲当成提线木偶。

    这一次翎秋没再因为她的父亲变得抑郁,变得疾病缠身。

    但却因为工作忙的生病感冒,忙的头晕眼花。

    六年过去了,翎秋自己的事业发展的有模有样,但想要对抗翎家还不行。所以她一直暗中办公,偷偷摸摸的不让她的父亲发现。

    这可瞒不过她的管家,或者说她压根就没想着隐瞒。

    长发束在脑后,雷厉风行的管家黑着脸将人从办公桌前抱起来,瘦瘦高高的女孩力气真的很大。

    翎秋一手捂着唇,遮住半张脸和唇齿间差点呼出的赧然。

    每次她工作的忘记时间,这小屁孩都要以下犯上的来抓她回去休息,前几次翎秋有警告过她不许再这么抱自己。

    她都成年了,还被一个小崽子公主抱,多羞人呀。

    但她的管家在这方面极端固执!霸道!一点都不听话!

    “我不这样做,翎姐完全不会反思自己,所以这是惩罚。”小屁孩冷着脸颠了颠怀里的人,不满意对方的体重。

    这阵子好不容易才给她喂胖一点,被她没日没夜的工作又给瘦下去了。

    “好了,我反省了,快放我下来吧。”挣脱不掉,又舍不得对这小屁孩发火,翎秋就只能和她商量。

    但商量是不可能商量的。

    方梓悦将人放上床,拿来干净的睡衣,笔直的站在她的床边目光灼灼道:“翎姐,你自己换还是我帮你换?”

    六年过去了,翎秋越来越喜欢她这个小管家。

    不仅仅是因为她的长相,还因为她对自己的爱护。

    从吃穿用度,大事小事,方梓悦都对她极为珍重。

    搞得翎秋从以前被父亲打压的满心自己是翎家的工具,她的价值只有为翎家崛起而活,到后来被宠的飘飘然。

    她觉得自己很好,真的很好啊,她有钱有颜为什么要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在一起?

    为什么不找一个宠着自己还心疼自己的人在一块?

    而这恰恰是方梓悦想要看到的,她把翎秋养成了真正的小公主,让她离不开自己。

    “你别看啦,出去,快出去!”翎秋涨红了一张脸,光着脚往出推人。

    地面上被方梓悦铺着厚实柔软的毛毯,一点都不凉,干干净净的触感很好。

    闲下来的时候,翎秋也会坐在上面看书,或者跳舞给她的管家看。

    她学了古舞,因为看到书中那句“女为悦己者容”,所以怀着自己的小心思学习了古典舞。

    每次跳之前都要方梓悦给她上妆,十五岁的姑娘手稳的很。

    为她描眉,为她抹粉,为她挽发涂唇。

    她的爱意其实表现得明显,她矛盾的希望方梓悦知道,又希望她不知道。

    因为这家伙还是个小屁孩,还没成年呐。

    一提起这个翎秋就气鼓鼓的,她把人关在门外,光着脚重重的踩在地毯上。

    厚实的地毯被踩着并不会发出声音让门外人听到,但她脚腕上的脚链却可以。

    金色的细链缀着金属的羽毛和铃铛,还有白玉的花藏在链尾,衬的翎秋洁白的脚腕更加纤细美丽。

    她知道这死孩崽子送她自己设计的脚链的用意,那天她处变不惊的小管家红着耳尖拎着脚链走过来。

    翎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放下了手中的笔。

    办公桌上还摆着一盆兰花,方梓悦把它打理的很好,长得水灵雅致。

    窗外传来风掀动浅色的窗帘悠悠摇摆,不时的插入两人缠在一起的暧昧气氛中,被其中的炽热勾住丝缕不能逃脱。

    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的暧昧,空气中的温度似乎在悄然升高。

    最先败下阵的却是她这位已经成年的人,她将视线从对方真诚灼热的眼上移开,落在她手中的脚链上。

    金色的脚链设计的很漂亮,精致典雅,但却连一个包装盒都没有。

    一股灼热感从她的心里升到脸颊,翎秋被烫的偏开头,甚至不敢再看那条脚链。

    没有包装盒,她明白是为了什么。

    果然,过早成熟的小管家好听的嗓音有些低哑,带着紧张和期待道:“翎姐,我可以为你戴上吗?”

    戴上了,拴住了,下辈子她就还能找到对方。

    红了脸颊的女人鼻尖都露出了细汗,她没说话,方梓悦就当她默认了。

    于是她绕到办公桌后转过她的座椅,突然的转动让翎秋慌了一下,她的视线下意识的扫过方梓悦的脸又赧然的垂下不再看她。

    方梓悦能够感受到手掌下躯体的颤抖,她或许在羞恼,在害怕,在期待。

    但不论是什么样的感觉,翎秋都乖顺的坐着,任由她单膝跪下握着她的脚腕褪下黑色红底的高跟鞋。

    翎秋的足部很好看,洁白莹润,筋络分明像落在美玉上的青纹,蜿蜒蓬勃着生命感。

    冰凉的脚链落在翎秋的皮肤上却烫的她整个人向上弹了一下,她像是被冰水猛的泼醒,想要逃离。

    但死死握着她脚腕的手将她拽回,不容反抗的为她扣上环扣。

    翎秋的足尖骤然绷紧,像是承受不住一样,整个人颤抖起来。

    翎秋直起身抱住突然无声哭起来的人,默默的拍抚着她的背,亲吻她的发旋。

    翎秋很高兴,但也觉得自己很低劣。

    她身处漩涡之内,在翎家的这一堆破事还没有处理完的情况下,把方梓悦也拖下了水。

    但是她却告诉她:“没关系,以后我来帮你。”

    可那何止是帮啊。

    从那天开始方梓悦在翎秋面前显露出来的才能令人畏惧,翎秋不止一次想如果方梓悦把自己的本事在翎父面前露出一半,那她父亲会毫不犹豫的立刻把她认作女儿。

    甚至会比对自己这个亲生女儿还亲。

    泡在浴缸里,翎秋拨动着方梓悦为她放下的玫瑰花瓣,舒服的喟叹一声。

    这个时间段,小屁孩把她赶回来休息,那些工作大概是由她接手管理了。

    翎秋对方梓悦的放纵已经达到了可怕的程度,她甚至将对方介绍给自己的合作伙伴,自己的下属,告诉他们:“见她如见我,她的话,她签的字一样具有效用。”

    这是有过书面承诺的,所以方梓悦如果有什么坏心思,她可以轻而易举的掏空翎秋这么多年拼命赚来的产业。

    但所有人都相信她不会背叛翎秋,因为对方太惯着他们的总裁了。

    从那天开始,翎秋就把自己的长腿西装裤换成了西装裙。

    那条金色的脚链就这么明晃晃的出现在大众面前,出现在她父亲眼前。

    “你和她到底怎么回事?”翎父敏锐的发现不对,质问着翎秋,“你可以玩,但不能出格!”

    “你还记不记得你是翎家的大小姐?你的责任就是嫁给圈里的少爷们为翎家赢来更好的发展前景,而不是和一个管家的女儿纠缠不清!”

    勃然大怒的翎父给了这个不听话的女儿一巴掌,那一巴掌打的狠,翎秋的嘴角被打破,腥甜的血带着刺痛的感觉令人作呕。

    这种恶心的感觉让翎秋第一次恼火,她没法想象自己带着这么大的巴掌印回去,那崽子看见得心疼成什么样,肯定会想哭!

    所以一直逆来顺受的翎秋爆发了,她把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翎氏副董的牌子扯下来丢在他父亲的桌子上。

    牌子落在桌上的砚台里,染上了黑漆漆的墨汁,变得肮脏无比。

    翎父的脸色瞬间变得比墨汁还黑,他阴冷的问着:“你什么意思?”

    “失去了翎家的支持,你算什么东西!”

    这句话伴随了翎秋十几年,从她记事起她身边的人多多少少都在传递着这个思想。

    但是没关系,她不在乎。

    “不算什么,失去了翎家的支持我最起码能活的像个人,爱我想爱的人,而不是如何一群挑挑拣拣一无是处的大少爷们过日子。”

    翎秋的冷笑扯的唇边的伤口生疼,她抬手抹去唇角的血迹,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事实上眸光锐利的女人是如此的耀眼,就像出鞘的利剑,锋利无比劈来陈年的枷锁,撕碎缠绕着她的一切束缚。

    翎父第一次感到了恐慌,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控制不住她了。

    他控制不住自己一手养大的工具,现在这把被他打磨出来的刀不知何时开了刃,斩断了所有妄图强行控制它的人。

    “你不关心那个管家的女儿吗?”翎父开始不择手段,甚至威胁翎秋留下,“如果你不听话,就别想让那个方梓悦再出现在你的世界。”

    何止是她的世界,以翎秋对她父亲的了解,他不会在意一个管家女儿的死活。

    方梓悦可能死于车祸,死于溺水,死于高空坠物,各种各样的意外都会让她就此消失。

    不过没关系,有她在。

    扯下牌子的女人放松到慵懒的程度,她懒懒的掀起眼皮看着自己的父亲,嗤笑道:“您老了,昏花的眼看不清世界没关系。你想找她的麻烦尽管去做,就让我看看您能做到什么程度。”

    她的势力已经发展起来了,曾经她被逼急的时候也想着干脆把翎式掏空,将她父亲架空。

    但她到底没那样做,她付出了十倍甚至百倍的精力把自己的事业做大,做到足以打压翎式的程度。

    她会告诉她的父亲,哪怕不嫁给那些富贵少爷,成为他们的玩物,她依旧有能力壮大自己的家族。

    不过翎父已经没机会再让她回去了,在他接受方梓悦之前,他都不能让她回去。

    用着加班的借口躲了方梓悦两天,终于在方梓悦要飞往国外进修那天,翎秋戴着口罩去送她。

    站在明亮到刺眼的大厅里,翎秋舍不得放人离开。

    她靠在方梓悦的怀里,黏黏糊糊的撒娇:“你要早点回来,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唔,怎么办,我不想让你走了。”

    方梓悦眉眼弯弯,揉捏着她的脖颈,安抚着她:“我会尽快回来,等我回来就和你求婚好不好?”

    “咦,说出来都没有惊喜了。”

    “是吗?”

    “……好吧,我承认我期待起来了。”不想认输的女人嘟嘟囔囔的嫌弃对方不让着自己,非要揭她的短。

    方梓悦就笑着听她的“抱怨”,工作人员喊的时候她才不舍的与翎秋分开。

    真正要走的时候,翎秋反而是最冷静的一个,她站在原地注视着自己的爱人,笑着送别:“一路顺风。”

    这一别就是一年多。

    直到那天翎秋闲在家里,听到动静,鬼使神差的打开门。

    是她熟悉的人。

    “哎,怎么哭了?别哭,欢迎回家。”

    温暖的拥抱足以抹平所有的思念和劳累。

    “嗯,我回来了。”

    两个人,一条胖乎乎的狗,这里就是她们最温暖的家。

    (全书完)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