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40章番外三界游

    经此一遭,算是了却了凡尘事务,重新回归风神之位的寄雪决定应甘棠的话,去瞧一瞧新天帝治理之下的蓬莱。听她说要去蓬莱,卸任不久的九公主殿下花辞自然是跟着她同去。

    寄雪掐了法诀,二人便来到蓬莱的南天门前。她没有穿那件云青色的神袍,穿着一袭素色衣裳,花辞看着她的打扮,只觉得与蓬莱一眼看上去就能感受到的仙气十分相配。怪不得她与这人初见时,便觉得寄雪像天上的神仙姐姐。

    面如凝脂,眼如点漆,此神仙中人⑴。

    寄雪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抬手就要敲在她额头上,被回过神来的花辞一下捉住了手腕。寄雪自讨没趣,任由花辞这样抓着自己的手,向她在蓬莱的府邸浮云轩走去。

    浮云轩还是一贯的素雅风格,案上的花瓶里插着几枝新鲜的梨花,看样子是有人定期打扫过。寄雪咦了一声,这插花的人难道知道自己要回蓬莱吗?

    “寄雪。”听到这声音,寄雪转过身,看见玉簟,不禁一愣。

    “阿姊。”寄雪感觉千万种情绪都堵在心口,却说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自从幼时一别,她便知道,纵使再见,她与阿姊也回不到以前的亲密无间了,就像阿姊不会再揉着她的头发叫她“阿念”了一样。

    “这位是……”玉簟看见她身侧还抓着她的手腕的花辞,目光一滞,寄雪下意识想抽开手,花辞却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神色如常。

    “花辞。幸会。”花辞伸出另一只手,礼节性地和玉簟握手。玉簟感觉到她手掌与常人不同的凉意,心下了然——眼前这人是个鬼族。

    “她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寄雪对玉簟说。

    玉簟明白了眼前的鬼族是怎么来到蓬莱的,没待寄雪说完,先一步道:“原来是阿九。”

    花辞听了这个称呼,皱了皱眉,道:“我不喜欢别人叫我这个名字。”

    听到这话,寄雪想到花辞幼时面对离白称呼她“阿九”时下意识的蹙眉。原来她不喜欢别人这么称呼她么?可是那晚她明明就很喜欢自己叫她“阿九”啊……等等,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想什么的寄雪念了几遍大悲咒,以净化自己的思想,脸有点发烫。

    “你不是别人。”花辞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又特意补充道。与此同时,寄雪感觉她抓着自己的手又紧了几分,生怕自己跑了似的。

    看到如此场景,玉簟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轻轻咳嗽一声,示意寄雪回避,自己有话要单独和花辞说。

    花辞松开寄雪的手,脸上再没了方才望着寄雪时的笑意,“天帝陛下。”

    虽然叫破了对方的身份,花辞却丝毫没有凡人见到天帝要行礼的自觉。玉簟也不计较,说:“九公主殿下真是手眼通天,本座刚刚即位,鬼族便得到消息了。”

    “恐怕是天帝陛下见事之晚了。人间已经没有鬼族与人族之分,难道蓬莱还对鬼族心存歧视吗?”花辞话说得彬彬有礼,实则每一句里都带着刺。

    “当然不会。”玉簟粲然一笑,“就算是为了寄雪,我也不会多作为难。”

    闲话免谈,玉簟带着二人来到蓬莱各处参观。寄雪想起那位救过自己和花辞的尊者,提出想要去无晴幻境拜访。玉簟送她们到了无晴幻境,便离开去处理蓬莱事务了。

    无晴幻境一如既往地清静,莲池里的莲花开得很好,莲池中央依旧是那位尊者在打坐,手中却不见了那串佛珠。

    “尊者。”寄雪立在离莲池几步的地方,行了一礼。

    “那棋奕得不错的小子没来吗?”尊者轻笑一声,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了寄雪身前,“是跟着鬼族那小子走了?”

    “是啊,跟着当岭南王妃去了。”寄雪回答。当初她让玉簟拿着剑穗去找甘棠,还源于一个玩笑——那时她与甘棠初至蓬莱,她闲来无聊,就拿着这个曾经谢筇将军赠剑时顺便讨来的剑穗,对甘棠说,要是她那天出了什么事,就会让人把剑穗带给他,那时他一定要去救自己。玩笑开得多了,她拿出那个剑穗,甘棠都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他破了本尊的棋局,也是帮了本尊的忙。本尊活了千万年,竟还不如一个小子看得通透。是了,解不了的棋局,何不推翻它,重新来过呢?”尊者自嘲似的说道。

    “您已经比许多人看得开了。”花辞说。

    “是吗?你又是哪里来的后生?”尊者看着花辞,打量着她,随后了然地点了点头,“你是那天与天帝对抗的那个后生。你根基尚可,假以时日,必能……”

    “是我。不过您要说问鼎三界什么的我就没兴趣啦。尊者久居无晴幻境,想必不知道曾经的九幽城里是什么样子。那里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战斗,去世者不计其数,更不用说流离失所的了。他们被这样的生活魇住太久,对很多事物都看不通透。”花辞说这话的语气轻松极了,仿佛只是在陈述一段无关紧要的过去。

    “你也是这样……”尊者难得露出几分惊讶。

    “我也是。”花辞平静地回答,“但是我比他们幸运很多。曾有一人走进了我黑暗的生命,就像一束光,拉我出黑暗,给我以希望。”

    寄雪听着她的话语,很像上去抱一抱她,碍于尊者在场,只是微笑着望着花辞的眼睛。她知道,现在她的眼睛里一定盛满了花辞的身影。

    “说了这么多,后生,你到底想说什么?”尊者看着花辞的目光多了几分欣赏。

    “我想要向尊者求个恩典。请尊者赐南疆一片沃土。”花辞说。

    “哦?仅仅一片沃土?”尊者问。

    “嗯。一片沃土,足够了。”花辞回答。

    尊者答应了花辞的请求,并且要花辞帮忙带个东西给甘棠。那是一串佛珠。尊者说这串佛珠一直戴在他手上,就像是束缚,现在他把它摘下来,用来提醒甘棠时不时回蓬莱与他切磋棋艺,也不算埋没这串佛珠。

    甫一下界,一向不爱欠东西的风神阁下寄雪便补上了刚刚欠下的拥抱。花辞对她这个拥抱心领神会,罢了,还在寄雪额间轻轻吻了一下。

    二人并不急着赶路,一路走马观花,于半月之后到达了九幽城。到九幽城外时,寄雪听见百姓们议论着岭南王娶妃的事情。

    “哎,你们听说了没,半月之前,岭南王娶了个王妃,据说是天上的仙人呢。”

    “不但如此,岭南王对王妃疼惜得紧,除了王府中人,没人见过王妃的样貌。”

    “莫不是样貌有碍,入不了眼吧?”

    议论声逐渐向不好的方向去,寄雪皱眉,想要上前理论,却被花辞一把拉住。花辞示意她往前看,寄雪望去,只见岭南王府的马车停在人群中央,一戴着斗笠的人从马车上缓缓走下。那人一袭白衣,腰间佩剑,正是甘棠。

    甘棠明显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他拔出了腰间的召南剑,百姓们听见拔剑声,纷纷安静下来,看着他。甘棠目的达到,很快又将佩剑收回,在万众瞩目下缓缓摘下了覆面的斗笠。

    真是好一个玉树临风少年郎。周遭的百姓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百姓们猜测着他的身份,唯独没有人想到他就是岭南王妃。

    马车上接着走下了身着玄衣的洛易风,百姓们认得岭南王,如今见到他,连忙行礼。洛易风的目光却没有施舍他们中任何一个人,而是毫不掩饰地望着甘棠,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他十指相扣。甘棠含笑望着他,道:“不是说了叫我一人处理便好。”

    “那怎么成。岭南王妃出行,我自然是要跟着为你撑场子的。”洛易风回答。百姓们注意到岭南王自称为“我”,目光敬畏地看着甘棠,或者说是他们意想不到的岭南王妃。

    人群中议论声又起。

    “岭南王妃怎么是个男人?”“岭南王看着仪表堂堂,竟是个好男风的。”“世风日下,世风日……”

    “下”字没说出口,离歌刀擦着那人的脖颈而过,堵住了那人未尽的话语。那人却仍不安分,张口又要说什么,一低头,又看见了一柄刀抵在他的心口处。

    花辞将刀逼近几分,道:“七哥对你手下留情,本座可不会。你是不想要你的舌头,还是不想要你的命,嗯?”

    这一恐吓,那人立马没了声音。百姓里没人不认识九公主殿下花辞,毕竟身份摆在那儿,两尊大佛同时出手,他们也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更何况九公主殿下在百姓面前一直是以赏罚分明的形象,在他们心目中极有威信。

    同那人议论的百姓眼看不妙,想要跑路,被寄雪揪着拎了回来,“若是再让本神听见你毁坏甘棠上□□声,本神就让你去做真正的鬼,懂?”

    那人自然连连摇头,表示再也不会。寄雪松开他,转身被花辞拉着到了岭南王府的马车前。洛易风和甘棠早看见了她们,也明白她们明面上这么一闹,实则解决了九幽城的悠悠众口。

    围观的人渐渐散去,马车载着四人到了岭南王府,也就是之前的鬼族宫殿。转眼到了如许阁前,花辞与寄雪将佛珠交给甘棠,与洛易风和甘棠辞别。

    “神仙姐姐。”

    如许阁中满是盛开的蔷薇花,寄雪一回头,便看见花辞的脸庞。尽管看过那么多次,她还是看得失了神。这一失神,她脚下不稳,整个人向后摔过去。

    身后是大片大片的蔷薇花丛。想象中摔倒的疼痛没有传来,她落入一个柔软的怀抱。

    “神仙姐姐这是主动投怀送抱吗?”花辞保持着刚刚抱着她的动作,问。

    “嗯?”寄雪重新站起身,看着花辞蔷薇色的双眸,尚未来得及思考她要做什么,就被花辞拉着倒在了蔷薇花丛中。由于花辞在她身后垫着,寄雪倒下时并没有被蔷薇花的刺扎到,只是蔷薇花丛被她们压倒了一大片。

    “姐姐知道阿九要做什么吗?”花辞欺身而上,含笑俯视着寄雪。

    寄雪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抓着花辞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衣襟上。花辞攥着她的手,俯下身来在她的耳垂上亲吻了一下。

    “神仙姐姐,我们去游遍三界吧。”

    “好啊,阿九想去哪里?”

    “神仙姐姐去哪儿,阿九便去哪儿。”

    “若我要去的地方是天涯海角,刀山火海呢?阿九也跟着?”

    “神仙姐姐。阿九等了你千余年,好不容易等到了,自然是要时时刻刻都跟着才好。”

    清风吹过花丛,蔷薇花香蔓延到鼻尖,寄雪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抬眼,花辞正看着她微笑。

    这世间风景很好,我已看了太多遍。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在的地方,便是我的远方。

    --------------------

    作者有话要说:

    ⑴出自《世说新语·容止》

    ——全文完——

    《蔷薇几度花》到这里就完结了,在此感谢每一个阅读过本文的小仙女。

    (全书完)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