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78章为什么死与生都容不得做选择?

    一年后,

    整个半山别墅一大早就闹得鸡飞狗跳的,封北晚一大早就追着骑在星星上的程安澜到处跑。

    “程答落,我想把你女儿塞回肚子里去,可以吗?”现在她才一岁,本来就调皮,再加上这些个特殊能力,封北晚每天在家光是收拾,就要花费半天时间。

    “我女儿就不是你女儿了?”程答落笑着放下水杯,走到泳池边抱着封北晚。“人还小,以后就不会了。”

    “你们两个人,真是要了我大半条命。”一个害得她整天累死累活的围着她跑,另外一个,整天晚上折磨的她直接叫妈妈了。真怕有一天,她会猝死。

    “让她闹呗,反正也不会掉下来或者磕着碰着,这附近也没人。”一年了,这孩子好像再怎么闹,也没有受过伤。“走吧,时间还早,我们俩做点开心的事。”说完,便直接抱着人上楼了。

    “大白天,你干嘛?不用去公司了。”这几年,程答落接手了蓝悦在荆北的公司,同时,本来也还有好几家公司,之前只是挂了个名在那,有急事或者开会时才会过去,但自从两个人度蜜月回来后,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断的在壮大自己的实力。

    封北晚问过她,她只说是:有了这个家,有了封北晚这个妻子。

    “你说干嘛?昨晚那个玩具,再试试。”

    “程答落,一大早的,诶,别脱我衣服,唔,程安澜,来救,救,。。。”后面就没声音了,没多久就传来一些令人遐想的喘息声叫声,可想而知里面的两人是在干嘛。

    外面的程安澜坐在星星上面,嘟了嘟嘴,没搭理她妈妈,转而又在空中飞来飞去的。

    三年后,程安澜小朋友四岁了,也开始上幼儿园了。

    不过她的性格,好像真如当初程答落说的,不调皮了,性格愈发的像个大人了,也逐渐懂得了她和她妈妈和别人不一样,这是她们的秘密,可不能随便让外人说,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而她的五官长得很像程答落,甚至可以说跟程答落小时候一模一样。

    但封北晚又愁了,这样子的一个四岁的孩子的性格,真的好吗?而且长大后,肯定就是一个翻版的程答落,妖孽般的女人。

    “不像小时候那样,还不好吗?”程答落给程安澜背好书包后,便走到封北晚跟前说道。

    “小孩子,智商像你,长得也像你,我占了什么?”

    “你占了我啊!”她整个人都是她的,不满意?

    封北晚冷哼了一声,绕过程答落,把程安澜抱起来。

    “澜澜,走吧!今天妈妈送你去幼儿园,不理某些自恋的人。”边走还不忘边跟程安澜嘱咐着。“长大了,可别学你妈咪啊!一副要诱惑、拐走人家小姑娘的样。”

    “晚晚,这么说我好吗?晚晚!”

    程安澜有些无语地看了看后面追过来的程答落,她妈妈,好像也没说错。

    把程安澜放进后座后,封北晚也上了后座,直接把车钥匙扔给了程答落。

    “开车,我要睡觉。”昨晚都被她折腾死了,一大把年纪了,还不知道节制点。

    “好,”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照做就是。

    “妈妈,你跟妈咪真能闹腾。”本来程安澜小朋友也没那个意思,但封北晚听了后还是脸红了,这该不会是昨晚听到了什么吧?

    “程答落!”

    “人家可能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你心虚什么啊?”她昨晚可是特意把安澜小朋友哄睡着后才回房间的,怎么可能?

    “妈妈,你说的是什么意思?”程安澜本来就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她俩整天看着像是在吵架,但实际上好像是在打情骂俏的,有点觉得闹腾。结果,她们这么一说,好像是有别的意思了。

    “没什么没什么,”封北晚无了个大语,很尴尬地转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程答落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后面的封北晚,都三十多岁的人了,两人在一起,都快十年了,她这个脸皮还这么薄!

    不过这么多年来,封北晚的容貌气质好像一点都没变化一样,尤其是她的皮肤,自从当初出事醒来后,她的皮肤便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甚至这些年,她都没有刻意去保养过。

    程答落都不禁真的怀疑,她是不是不会老了。

    而事实上,好像,也是如此。

    十八年后,程安澜小朋友已经22岁了,正在国外攻读博士学位。

    按时间算来,封北晚今年已经50岁了。

    但她,除了头发有些开始白了,其余的,好像跟她女儿程安澜差不多了。

    “我真怀疑你啊,在那个黑乎乎的世界里,是不是被冻龄了。”程答落捏了捏封北晚的脸。“弄得现在走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俩隔着辈分呢。”她要是去把头发染黑了,估计真的跟个20多岁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了。

    “是隔着啊,你是我姐姐啊!嘻嘻!”封北晚躺在她怀里,笑的很开心。

    “还说?我就是担心有一天,如果你真的会一直活下去,不老不死,我怕我会留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永永远远的那种。”别的不要紧,这才是她最担心的。

    “哪会啊!”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她才不要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活着呢。

    “不会最好,我既不希望你一个人孤孤单单活在这个世界上,也不希望你做傻事。”当初自尽的事,程答落虽然没亲历过,但是心里还是难受。

    “嗯,”封北晚深呼吸了一下,伸出手扫了扫眼前的星空,立马一片浩瀚无垠的星空就出来了,不过,也仅仅是在她们两个的视觉下而已。“都年过半百了,还能这样躺着看星星,真好。”

    “余生都会的。”就这么躺着,抱着她看星星,程答落真希望,以后都能如此。

    四年后,两个人把名下所有的公司,都转交到了程安澜手里,两个人直接跑路去旅行了。

    这次,是环球旅行了,全世界,能去的每一个国家,都去了。去看了极光,看了荒漠,看了奔腾不息的川流,看了雪山,什么都去看了。

    二十九年后,程答落终是在90岁那年走了。

    封北晚在灵堂上守了一整晚,没哭,但也一直没说话。

    下葬的那天,她仿佛回到了那天她坐着轮椅去参加她的葬礼的时候,即便是心脏疼的无法呼吸了,也没吭一声。今天虽然不是心脏病的缘故,但她还是很疼。

    “程答落,我不会让你久等的,一定要等着我。”她不想听她的话以后要好好活着,都快入土的人了,任性一次又怎么样?

    事情还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了,就像当初程答落所担心的,怕她一个人会不老不死,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成了真的。

    即便她有意自杀,她都死不掉。反而还因此又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能力。

    她一个人,硬是熬到了95岁那年,十多年了,虽然有孙子孙女曾孙这些在身边,但她心里,却依然感到无比孤单。

    “不老不死?”她现在的样子,真的跟一般这个年纪的人不太一样,甚至因为这个原因,她都刻意把自己化妆化的老一些。

    七十年前,她想活,却活不了。

    七十年后,她想死,却不老不死。

    “落落,你这乌鸦嘴还真能说。”抱着她曾经送她的星星,封北晚忍不住哭了起来。“你自己又干嘛不留下来啊?你不是也有这些破能力吗?”

    封北晚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不庆幸了,全家,只有她一个人不老不死,安澜、安澜的女儿、安澜的孙女孙子,都没遗传下来。就剩她,像个怪物一样活着。

    不过,令她庆幸的是,五年后,也就是100岁那年,苏兰斯特按照封北晚的命令,研究出了一种对她而言致命的毒药。

    家里人都知道她的想法,十多年来,一直自杀,送医院都不知道送了多少次,硬是死不掉。活着,也像是个活死人一样。所以,这次,他们也并没有拦着封北晚。

    封北晚交代完后事后,便拿着毒药一个人回房间了。

    在房间的阳台上的躺椅上躺了下来,左手握着程答落死前给交给她的那个刻着程答落名字缩写的戒指,右手毫不犹豫地把那一整瓶毒药全都喝了下去。

    天空中,那些之前程答落送她的星星一直在绕着她这个视觉下的月亮飞着。

    封北晚笑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等他们进去时,人早已经走了。

    按照封北晚的遗愿,她的骨灰跟程答落的骨灰葬在一处了,连同戒指、婚戒,还有当初她在酒店里找到的求婚戒指,都一块带进了墓中。

    从此,无论到哪,到何时,她们俩即便是死了,都会在一起。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结局,我不想设置成这样的,但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

    这种超能力式的设定,之前在别的网站上写过,加上我本人身体原因,写着比较顺手吧!

    整个故事,从头到尾,好像有点偏离我之前设定了。看着不像是HE,总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就像是在阴雨连绵的下午,看了一下午的乌云密布的天空一样。

    封北晚这个人,一辈子,活了100岁,其实在她前24岁里的生活里就像是把后半辈子都活满了一样,在外人面前,总有种老成的感觉。

    而程答落,她活得比较潇洒自由,她不像北晚,她的家庭和睦幸福,到她遇到封北晚之前,都只在温遇宁那受过挫折,但她又比封北晚看透的多。

    这样的两个人,总给我一种水过无痕稍纵即逝的感觉。所以,也就一直写到了她们两个人故去的时候。

    最近因为身体原因和工作原因,晋江这边,我可能先撤了,亲们,我走了,有缘再见!有时间就回来,说来就来的那种。

    (全书完)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