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28章28.尾声

    夏天正式到来时,苏又芹找到了自己所在村里的书记,和他聊了聊今年秋天柑橘售卖的事情,想联合村上一起,为在网上售卖柑橘做准备。

    村书记虽然不懂什么直播、店铺,但他明白苏又芹是想帮村民卖柑橘,是为村民谋福利,十分支持。还牵头让果林路沿线的村委会们聚在一起,开了个会。

    王晓阳也在。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和苏又芹一起记录柑橘林的视频照片资料,也关注着苏又芹已经注册好的账号。

    村委们也不太懂具体的操作,但他们愿意相信苏又芹,直说苏又芹需要什么,他们全力支持。

    刚好各村里都有一些负责培育柑橘苗的技术人员,还有柑橘苗培育的大棚,那些大棚有人看守着,以往苏又芹进不去,这次开会后她可以随意进出了。

    她还开了几场直播,让王晓阳这类年轻的村官带着,引导技术人员讲柑橘栽培过程中的趣事。别说,这种带着方言闲聊似的直播,引来了一些人观看,大多是在城市里上班的年轻人,说自己听见乡音很亲切,留言评论小时候自己家种果树的事。

    苏又芹不仅为村里的人忙碌,还跟着沈芊垚一起,趁着周末在元川市里找办公楼。

    沈芊垚在元川市里有不少认识的人,两人很快在市里新区找到一处合适的办公楼,她们租下的办公楼不大,八十几平,已经装修好了,苏又芹盯着小改动了一下,很快就呈现出办公室的感觉。

    有了地方,又开始招人。沈芊垚在朋友圈里发了招聘广告,没过多久,朋友们纷纷介绍了弟弟妹妹或者朋友过来。

    虽说元川市内只有一所很差的二本院校,但沈芊垚朋友们推过来的人,学历都不低,还有一位在帝都上了近十年班,因为婚姻出现问题,带着孩子回元川定居的姐姐。

    姐姐叫段霞,以前是做人力资源的,和苏又芹沈芊垚见面的时候,十分有气场。

    她和苏又芹聊了之后,都对对方的人生经历有些唏嘘。苏又芹承认对方的经验和实力,但不太敢用她,自己这种初创公司,现在还在纯投钱,都不知道能不能有盈利,招这种姐姐来,养不起,也屈才。

    段霞是个聪明人,明白苏又芹的顾虑。但她有自己的想法。

    她提议自己以兼职的身份帮助苏又芹管理公司,每周来公司上三天班,公司替她缴纳社保和公积金,工资按照元川市工作十年的平均工资的一半结给她就行。

    这样一算,对双方都比较友好。

    苏又芹和沈芊垚商量,两人又打电话听了下任一秋和其他朋友的意见,决定留下段霞。事实证明,这个决议非常对。

    用苏又芹的话说,她自己是干活儿出生的,以前在公司虽然也带小团队,但毕竟不是管理一整个公司。

    她能带着团队干活儿,却不擅长管理一个体系。

    段霞的存在弥补了她的短板,在公司人还没有招齐的时候,她已经针对公司情况,制定了管理规则,还对每位员工的工资绩效做了合理规划。

    这些东西的存在,让小公司很快步入正轨。

    一个月后,在李木木的推荐下,公司接到了元川市一家老牌酒店的二十周年庆典活动。

    这种活动的策划执行是苏又芹的老本行。

    她带着助理做策划,主动上手教设计做设计,又跑物料制作公司,足足忙了大半个月,等到一场活动做下来,除掉人力成本,没赚到四位数。

    但这场活动效果很不错,尤其是现场参加活动的人,感受最强。连那些从北城酒店总部来的酒店领导们都纷纷赞叹。

    借着这场活动,一些人慢慢找过来,公司的活儿渐渐多了。

    苏又芹和沈芊垚开始了长期的两地分居。虽然只隔着大半个小时的车程,但确实也算分居。

    沈芊垚住在苏又芹在镇里的房里,苏又芹则住在沈芊垚在市里的房里。

    想想都有些好笑。

    好在公司的员工们慢慢适应了工作,等到暑假过去十月末,苏又芹已经没必要天天待在公司。果林路两边的柑橘纷纷成熟,她带着两位助理开始直播带货。

    任一秋从锦市回来待了一周。

    锦市的朋友也帮着苏又芹的直播间引流,开播一个小时,第一个五十斤柑橘卖出去,购买的人是在帝都的一位老乡,从很早之前,就一直在给账号留言。

    一群人兴奋了。

    直播两天,卖出去一千斤柑橘,不算多,但也不少。

    要知道,村里地少的人家,一共也就收成一两千斤柑橘。去年,普通村民的柑橘在家里面放到过年烂掉,也不一定能卖完。

    两天卖出去的一千斤打开了一个口子,加上锦市朋友帮忙引流,直播一周,卖出去了近万斤柑橘,村里几家劳动力缺失人家的柑橘全部卖出去了。

    只是很快,差评也跟着出现了。

    在锦市朋友们的指点下,苏又芹将差评的产品补发新的过去,又同村委商量,对各类柑橘的品相挑选更加严格。

    在村委、种植技术人员和村官们的帮助下,每一家拿出来让苏又芹他们在网上卖的柑橘,品相好了不少。

    因为补救及时,做差评的大部分人补了评价,也在周围人中间宣传了一波,又带来一些单子。

    连着直播了一个月,到后期购买人和数量少了不少。但他们没有放弃,将直播控制在一天一场,没想到快到元旦时,购买的人数又增加起来,甚至不少人问有没有礼盒装。

    苏又芹和村委们商量,村里拿钱和包装公司合作,定制了五百个礼盒,每个礼盒装二十斤柑橘。

    想到礼盒装,就无法不想到果篮。她想到了山里农户编的藤篮。

    她让明明喊山里的农户送来十几个藤篮,试着将柑橘放在藤篮里。提到镇里的快递点去,让快递点解决怎么包装能让藤篮和柑橘同时运输走这件事。

    镇里快递点的老板很有想法,先用保鲜膜将藤篮和柑橘裹在一起,接着用泡沫纸将藤篮和泡沫盒子填充好,最后再在泡沫盒外面装纸箱。

    包裹好后,几位壮实的人,将盒子上抛下扔,用力摔打。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围拢过来,摔打后的箱子被打开,里面的藤篮和柑橘丝毫未动。

    他们又重新装起来,再摔打一番,再打开,还是没动。

    于是藤篮装的柑橘也跟着礼盒装一起出现在直播间,线上商店也同时上架。

    山上农户编着用的藤篮一下供不应求,老人们纷纷在家中发力,编好后卖给果林路两边的村委,村委们指导村民将品相最好的柑橘装好。

    借着元旦和接下来的新年,藤篮装的十斤柑橘和礼盒装的二十斤柑橘卖了不少。

    到年末时,好多人家通过直播间出售的柑橘,已经比去年卖出去的柑橘多了几倍。不用等着柑橘烂在家里,村民们对村委和苏又芹做事十分感激。

    一年的时间,想要的东西都慢慢实现了。

    苏又芹很开心,但在开心之余又觉得自己同沈芊垚待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很多。

    原本沈芊垚想在暑假带她去北城看脸上疤痕的,但因为她那时候忙着公司在元川的几个活动,没去成。

    眼见寒假将到,年末又会有不少活动,除去已经接了的一些,还有不少活动在谈。苏又芹想起去年寒假,她还陪沈芊垚去海城玩了几天,今年一看就没时间。

    她心中有些愧疚。

    尤其是得知苏又芹因为期末将到,又开始在学校加班到很晚,却什么都没有吃时,心里更加难受。

    她想了一夜,第二天到公司,推掉一些正在接洽的活儿,又根据现在的情况,安排好人手。当天下午坐车回到镇里。

    在早餐店门前下车,刚好店门开着,翠姐和陈建华正在里面厨房做第二天的营业准备。翠姐在醒面,陈建华在切葱苗,一见她出现,翠姐连忙迎过来,问她第二天有没有时间,应该对这个月早餐店营业的账目了。

    苏又芹现在全权将早餐店的营业交给了两人,工资给翠姐开到了三千,陈建华一千五,如果当月的营业额较高,她还会给两人发奖金。算下来,除去成本,自己每月收到的钱有两千左右。

    已经不错了。毕竟小镇的门市,租出去一个月也才六七百。

    和翠姐约好第二天对账的时间,苏又芹回家做了晚饭,确定沈芊垚要加班后,六点多,她提着晚饭到了学校。

    暑假后沈芊垚随班升,开始教四年级,办公室也升了一楼,同办公室多了几位老师。苏又芹去的时候,办公室里还有好几位老师。

    见她敲门进来,老师们都很惊讶。

    沈芊垚更加惊讶,她并不知道苏又芹回来,更何况对方还带了晚饭。

    办公室的老师们玩笑调侃沈芊垚真幸福,房东还包饭。他们都以为沈芊垚是租住在苏又芹家。

    两人没有解释,沈芊垚也跟着开玩笑,问他们是不是羡慕。

    其他人有事忙,沈芊垚带着苏又芹到班里吃饭。两人将饭菜摆在课桌上,相对坐在第一排的位置。

    苏又芹问:“石米也在加班吧?你喊她一起来吃。”

    沈芊垚抬眸看她,似曾发生的场景在脑中闪过,她笑道:“石米没加班,去奶茶店了。你的爱心晚餐注定今天只能由我享受。”

    苏又芹跟着笑。她将椅子拉近一点,桌子下两人膝盖相抵,拿起筷子,和沈芊垚一起吃起来。

    “芊垚,寒假后我们出去玩一趟吧?”

    沈芊垚:“去哪里?你不忙吗?”

    苏又芹摇摇头,笑着说:“忙。但我想你。”

    突如其来的小情话让沈芊垚差点被米饭呛住。她咳了一下,听苏又芹淡淡道:“虽然留在元川是我自己的选择,但如果你不在,这个选项不会出现。”

    “挣钱很重要。你更重要。”

    暑假苏又芹没有时间去北城看疤痕,沈芊垚对这件事一直有心介怀。她不是介怀苏又芹的忙碌,而是介怀对方没有一点休息时间。

    这半年对方依然很忙,两人虽然常常见面,但对方的忙碌显而易见,最明显地是,周末两人都很少一起出去闲逛。

    她没有理由说苏又芹这样不好。毕竟对方是在奋斗。但她也无法忽视心中的一点失落,有一段时间,她还掰着手指数过自己还有多少天能服务期满,考回市里。

    那段时间,她知道医院那个讨人厌的边超已经考上研离开镇里后,心里竟然升出一股羡慕。

    羡慕自己讨厌的人,这不是沈芊垚的性格。更何况就算她回到市里,苏又芹还是会一样的忙碌。

    她不断告诉自己,自己和又芹是两个独立的人,就算处在亲密关系中,也不应该完全捆绑在一起,两人这样就很好,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发生过争执和吵闹,有什么事情都商商量量,也会为了对方做出让步。

    但偶尔的偶尔,她还是想两人每晚都能抱着对方睡着,周末能一起出去走走。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表现出了什么,苏又芹竟然主动同她说了这些话。

    她很开心。但现在是在教室里,这里到处都是监控,她只是抬手摸了摸苏又芹右脸颊上的疤痕。

    她提议道:“那去北城吧。”

    “我带你去我待了很多年的城市走走。”

    苏又芹感受到脸颊上手指的温度,笑着点头。

    ——END——

    --------------------

    作者有话要说:

    碎碎念:

    苏又芹和沈芊垚的故事,就结束在这里了。原本只打算写到两人见父母以后,但想了想,还是将苏老板后续的发展说了一下。就很简单地带过,可能有点匆忙。

    (PS:最后一章的内容提要,是我很喜欢的一首俳句。苏老板和沈老师,都在一步一步往前走,她们更精彩的人生,还在继续。)

    这个故事兴起得很匆忙,大概是过年回家,认识了留在家乡小镇的一些年轻人后兴起的脑洞。

    没错,这个拥有公路街和果林路的小镇,原型是蠢作者的家乡。

    只是我的家乡小镇里没有苏又芹和沈芊垚。但是有刘安灿和李木木、王晓阳他们。

    ——原本写这个故事是想写群像的,刘安灿、李木木、王晓阳甚至蒋义泽,这些人都应该有大篇幅的故事,只是在后续列大纲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笔力还驾驭不了群像文。所以决定先不写他们了,看看以后能不能写个无cp的小镇青年群像文哈哈哈。

    这篇文应该在五一期间完结的,五一忙了点其他事情,又去爬了一天的山,拖到现在。之前说的在五一期间开的下一篇百合文案也没开,等我这几天慢慢开,顺便再发一次誓:这次一定要写完完完整整的大纲!

    (希望能做到吧。。。常年无大纲裸奔几十万字的人,已经不把誓言当回事了。。。)

    然后,五月份开的百合文案,开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大概率是月末或者6月),因为想先把隔壁的武侠耽美坑填上,为了苏老板和沈老师,那篇文已经一个多月没更了。

    ——虽然原创写得少,但是同人多年,耽美、百合、言情都写。原本打算今年原创走百合和耽美双开路线,发现不行。男生和女生在感情中的感知程度和应对方式不一样,双开容易混乱性格,尤其是我还喜欢无大纲或者简纲裸奔,笔力也弱,就,hold不住。

    然后就是更百合文时,每次都想写满6000字更一次,一写要么停不下来,要么会断思路。下一篇文还是3000字更吧。

    一写完就想都说一些话,放空随便说那种,前言不搭后语那种,大家随意看看哈~~

    最后,非常感谢各位读者小天使的支持。

    (全书完)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